第四百三十八章 一手抓

法道尊 无心得我 2115 字 1个月前

“想不到,圣琉璃竟然将传承晶体都送出去了。”

世界外,无始天尊也有些惊奇。

琉璃一族的传承晶体孕育不易,当成圣尊时,琉璃巨龙的体内会诞生传承晶体的胚胎,而后又经过无数年的孕育,晶体才会成熟,拥有传承之能。

每一位琉璃巨龙,一生只能孕育一次传承晶体。

传承晶体对它们而言,无疑非常珍贵,称之为第二性命都不为过。

但此时,圣琉璃竟然将自己的传承晶体送出去了。

……

天旋地转。

王冲等人再次回到房间当中。

其他人都是发自内心的喜悦,只有王冲在强颜欢笑。

“尔等过来,在天庭名册下留名。”

无始天尊手掌一翻,一本巨大的书册凭空而现,出现在众人眼前。

“滴上一滴鲜血即可。”

王冲上前,伸出食指,逼出一滴鲜血。

赤红的鲜血落下,被书册所吸收。下一瞬,一枚巴掌大的银白令牌出现在书册上,绽放神辉,天庭二字闪耀,熠熠不可直视。

天庭令牌!

“这令牌便是尔等加入天庭的信物,从此以后,多元宇宙,无尽星空,只要持有这块令牌,基本上没有人敢动你们。”

无始天尊轻笑,言语中尽是傲意。

天庭,这一纪元的主宰,触角遍布纪元的每个角落,是真正的庞然大物。

王冲握住天庭令牌,只感觉心神激荡,难以平静。

天庭……

这两个字,犹如一座大山,曾压在他心头,令他倍感窒息。

而现在,他也成了天庭之人。

从此以后,叱咤星河,大闹万界,只要不是碰上某些狠人,这块令牌足以保他安然无虞。

“有此身份,就算我现在立刻回到悬空界,也再无人敢动我。”

王冲心中笃定,想到通天城上的那位黑甲尊者,嘴角就露出一丝冷笑。

……

众人离去。

屋内。

无始天尊神色匆忙,身形一闪,化为一道白影,出现在须弥世界中。

他坐在圣琉璃巨大的背上,笑道:“琉璃,还不显化人身?”

随着无始天尊一声令下,琉璃巨龙的身形陡然缩小,化为一位身高1米8的女子。

肌肤呈现健康的小麦色,身材修长,双腿笔直有力,仿佛能夹死个人。

圣琉璃身穿宽大的琉璃羽衣,下摆只遮得住大腿的三分之一,傲人的双峰即便是宽大的羽衣也无法遮掩,高高耸起,仿佛要将羽衣直接撑爆。

无始天尊站在圣琉璃身后,揽住圣琉璃盈盈一握的腰肢,嘴唇贴在圣琉璃的耳畔:“琉璃,你为何要将你琉璃巨龙一族的传承晶体送给那王冲?”

“我从他的身上闻到了真龙的气息。”

圣琉璃感受到无始天尊的手臂开始不安分起来,俏丽的脸蛋微微一红,气氛顿时变得旖旎。

……

五分钟后。

无始天尊穿上衣衫,满脸红润,雄赳赳气昂昂的离开了须弥世界。

“送那王冲传承灵晶又如何?终究是我的坐骑。就算被那王冲的相貌震撼到了,想来现在也已经被本天尊的男儿雄风重新征服了。”

屋内。

无始天尊抿了口茶,眼中浮现一抹睿智之色。

……

却说王冲。

和几个预备役的前辈们开了场庆功宴,胡吃海喝了一顿,又谢绝了几个前辈的邀约,就又回到了墟界战场。

他从墟界战场的盘口处取到三千灵晶,打算现在就回归悬空界。

然而他刚踏出墟界战场的门口,就被紫衣堵住了。

“呦,这不是天萎的王玄吗?这是要去哪儿啊?”

紫衣双眼明亮,白皙的脸上露出一抹玩味。此时负着双手,目光炯炯的盯着王冲。

王冲心中一突,表面却不动声色:“紫衣姑娘,我仇敌众多,之前用假名,只是为了躲避仇敌,绝非是故意欺骗,还望姑娘能够海涵。”

“假名也就算了,那天萎呢?”

紫衣上前一步,几乎撞入王冲怀中,王冲甚至能感觉一阵迷人的清香顺着鼻子直入大脑,让他的思维都出现瞬间的恍惚。

然而下一秒,他就感到身下一紧。

“你?!”

王冲几乎是跳了起来,直接退到墟界战场的大厅当中,然后手指颤颤巍巍的指着紫衣,脸上全是不可置信的神情。

而紫衣也有点呆住了,她抬起手臂,看向自己白嫩的手掌,俏脸因为娇羞而变得通红。

手掌平摊,仅是五指微曲。

“好啊!这么充足的本钱,竟然敢骗姐姐是天萎?”

紫衣的两腮通红,就像是两个成熟到了极点的苹果,变得娇艳欲滴。

她刚刚得到从悬空界传来的消息,消息当中,并无王冲是天萎这一说法。

她也只是想要验验真假而已。

没想到……

王冲只是老脸微红,紧抿双唇,怒瞪紫衣。

紫衣望着王冲愤懑无比的表情,一扶额,败下阵来:“刚才是我唐突了。我看你神魂上的伤势不小,正好,我家中有一宝物,可以修复神魂创伤。权当给刚才的唐突赔罪。”

王冲一脸忌惮,道:“不如我在此地等着,姐姐将那宝物送过来?”

他的神魂濒临破碎,虚无之国成了废墟,就连王座上的本我都出现皲裂,虽无继续破碎的趋势,但想要修复,也不是光靠冥想就能成功的。

必须要修复神魂的宝物才行。

他虽在黑狱中下了任务,但凭借那些狱卒,就算能获得修复神魂的宝物,由于品阶的缘故,也不一定对元婴后期的他有用。

紫衣就不同了。

她既然开口,那宝物必然对王冲有用。

但王冲却不敢跟她回家。

他怕。

“何必如此麻烦。”

紫衣淡淡的说了一句,五根白嫩的手指在王冲眼前迅速放大,一把抓住王冲的衣口。

轰!

虚空被撕裂,王冲就这么被紫衣抓着,甚至还未回过神来,就被塞入了漆黑的虚空。

当再次出现是,二人已经来到一座奢华的府邸门前。

夏府!

“怕什么,姐姐又不会吃了你。”

“跟我来吧。”

紫衣将散乱的青丝挽至而后,紫色的瞳孔绽放瑰丽光芒,淡淡的瞥了眼王冲,旋即负着双手,向夏府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