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秋心派,横栏派来的人都死光了,接下来,就是沙家内里的事情了。

冰冷的视线瞥了一眼沙天,后者脸色惨白,额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神情惊恐,他后退了几步,背后沙蓝拦住了他的去路。

“是你引来的那些人吗?”沙明秋的嘴角勾起一抹鄙夷的微笑,眼中寒芒闪过,使人不寒而栗,毕竟他再怎么说也是沙家家主,没有一点气势是不可能的。

沙天害怕的望了一眼周围虎视眈眈的人,现在他知道错了,真的知道错了,早知道结局会如此,他就安安稳稳的当他的大长老,也不窥视那个位置了。大长老的权利不如家主,可是,在沙家也是有绝对的份量的。

“哼,不说话是吗?来人,沙天和沙清儿叛了沙家,先把他们关去地牢,等候在处置。”沙明秋冷冷的吩咐,对于叛徒,他从不会心软。

“爷爷。”沙清儿紧紧的咬着唇,脸色也变得苍白,梨花带雨的样子格外惹人练爱,随后,望向了那一脸淡漠的沙修淮,祈求的说道,“淮哥哥,清儿不想……”

“住嘴,别这么恶心的喊我。”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沙修淮无情的给打断了。

沙修淮厌恶的蹙眉,这个世上,不是谁都有资格喊他哥哥的。

“对了,表哥,我可以见见你的师公吗?”到了这里,冷安夏忽然想起了沙修淮那神秘的师公,她总感觉,那师公知道很多事情,所以,她想要见他。

闻言,沙修淮的目光暗了暗,说道:“师公他……已经圆寂了……”

“表哥?”冷安夏担忧的凝望着他。

无所谓的摆了摆手,沙修淮重新展露出了笑颜,“没事的,夏儿,师公他拿出那颗宠物蛋之后,就圆寂了,他说他的使命完成了,去了该去的地方……”

该去的地方吗?难道是天界?

有一个问题冷安夏一直弄不明白,她现在的修为已经在地仙了,为什么去不了天界?不是成仙就可以去了么?可是她总感觉,天地间有个屏障,阻止自己前往天界,看来,后面还有很多谜题要去解呢。

傍晚十分,夕阳西下,东国的皇城,比以往更要热闹几分。

一个月前,一道消息传遍了大陆的每一个角落,据说拍卖会上的压轴拍卖品将是一把圣器,更有新撅起的新势力炼丹联盟召开的炼丹大会,优胜奖品就为一把圣器,同时两把圣器的横空出世,引来了众多的强者。

当看到那么的人御剑飞行在上空,所有人都不由得叹了口气,东国要变天了。

前几日,秦城沙家和两大门派的战争已经到了结尾,原本在宫中的皇后娘娘也因此被牵连,嫔妃的辱骂,皇上的冷落,使得皇后娘娘的生活一落千丈,然而,在六公主邱心姚回宫之后,以的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横扫了后宫,那些欺辱过皇后娘娘的妃子公主王子都彻底的悲催了,从此之后,皇后娘娘独宠后宫。

而且,九尾猫小姚吸收了冷安夏给它的魔晶之后,正式的跨入了圣宠行业。

现在,谁都知道,皇宫中有了两只圣宠,一只是苏长老的契约宠,另一只就是小姚,其他国家也都不敢小视东国了,圣器风暴吸引来的其他王国高手,也都在第一时间来拜访东国皇帝和见见东国的六公主。

那日过后,六公主荣登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

后宫万千嫔妃,还有那些王爷王子公主们,无一能及,甚至连太子都不如她的地位,要不是东国只得男子继位,大概邱心姚就会成为下一任女皇。

“翔空,你不可以把你的耳朵变掉吗?”

此刻的皇城内,一名白衣美少女牵着一个十二岁左右的小少年,小少年手中握着一根糖葫芦,吃的津津有味,红色的糖汁粘到了嘴角上,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脸上绽放孩子般灿烂的笑容。然而,小少年的头上,带着顶花纹帽,虽然已经到了傍晚,可天上的温度依然很高,这种天气带着帽子,着实怪异。

翔空咬了一口糖葫芦,有些含糊不清的道:“主人,你不觉得人家这样很可爱吗?”想要摇晃下小尾巴,忽然想到尾巴被藏到衣服中了,翔空的眼眸流转了一圈,“其实人家可以使用幻术,使自己看起来和常人一般,不过,人家不想把耳朵给藏掉。”他好想念他的肚兜哦,可为了掩藏尾巴,只得穿起衣服。

其实,这不能怪他,要怪只能怪那个有着可爱娃娃脸的正太少年。

谁让他长的那么可爱,害的他一点安全感都没有,再把耳朵藏掉的话,他就更加不可爱了,让那个少年超过了自己怎么办?所以,为了他的糖葫芦,他要展现出自己最可爱的一面,把主人绑的牢牢的。

嘴角勾起灿烂的笑容,小豹子为自己的主意好得意。

小银看到翔空那欠扁的模样,恨不得再他的脸上送上一拳。

哼,想要勾引他的主人,简直是找死。

然,空间中传来的声音,让小银和夏炎都猛地一颤。

“安夏姐姐。”夏炎忽然握住了冷安夏的另一只手,眨巴着如星辰般的眼眸,咧开嘴角,露出里面的两颗可爱的小虎牙,“安夏姐姐,炎炎说过,不管发生什么,炎炎陪你。”哪怕上穷碧落下黄泉,炎炎都会陪着你,陪你一生一世……

“主人。”小银的声音柔和,却带着几缕幽怨,似乎想用这样的方式吸引她的注意力,“主人,我也一样……”无论何时何地,你都是我小银的主人,也是唯一的主人,此后,你生我生,你死,我死。

暗和明从空间里飞了出来,围绕在冷安夏的身旁,他们的个子长高了,翅膀越发的透明,浑身上下散发出淡淡的光晕,头上带着顶光圈,然,眼眸却很真挚的望着冷安夏,他们眼中透入出的感情,超过了主仆,更超过了平常的友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