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主人,月儿,你们小心些。”随后出来的是金发美男,铂金色的眸中闪闪发亮,他站立到一旁,目光却始终放在空间出口处,直到下面女子的出现,他才收回目光,跟随着女子的身影转悠。

女子拥有一头水蓝色长发,美丽的容貌,脸颊的线条很是柔和,她下来之后,连一级眼神都没有给那个一直注视着她的男子,似乎他并不存在一样。

“月儿。”白发白眸的男子在蓝发女子出来之后,就跟着走下空间了,他的目光柔和,望向那女子,有着斯毫不掩饰的爱慕。

女子朝她微微一笑,这笑容,闪了谁的眼?又气煞了谁?

“主人主人,人家要主人抱抱。”

“喂,你这只死豹子,别老缠着我的主人。”

“靠,主人也是本王的,凭什么叫本王不要缠着主人,你这只臭狼,浑身都是臭烘烘的狼味,你不该缠着主人才是。”

“你,你说谁臭……”

“够了,你们要不要下去?”一道怒喝声打断了那两只争吵不断的宠物。

最后,首现走下来的是一位有着绝美之容颜的少女。

一席白衣恍若谪仙,三千青丝柔软如最美的丝绸,湛蓝色的眸子中泛着如海水般美丽的光泽,她的皮肤细腻光滑,就好像一块上等美玉,鼻梁翘挺有型,小巧的鼻翼上溢出了一滴晶莹的小汗珠,樱红的唇瓣上挂着冷漠的情绪。

她的身旁,少年牵着她的手,超萌的耳朵摇啊摇的,可爱的小尾巴直直的竖起,挑衅的望了少女另一旁的俊美少年。

俊美少年冷哼了一声,双手一揽,揽住了少女的腰,赌气似得嘟起红唇,可怜兮兮的注视的少女。

冷安夏满头黑线,嗔怪的瞪了一眼两宠,才把目光放到那颤抖着的白色珠子上面,她忽然感觉的到,那颗珠子和自己身体中的生命本源有着某种联系。

“主人。”明,暗,不不,蓝月,欧若等见到出现的少女,同时唤了一声,然后,欧若站到了冷安夏的面前,说道,“这是我五百年前发现的东西,当初就是它把我打伤了,这个东西里面,也有着空间的力量,因为我是水系和空间系的魔宠,所以想要得到这比我身体中更纯粹的空间力量,可是没想到这东西有自主的意识,待我靠近就把我打伤了,之后,我就在这边失了结界,由于一些高阶魔宠都在落日林的更深处,所以五百年来,没有妖和宠物发现这里。”

空间的力量么?

那白色珠子似乎感受到了她的气息,“咻”的一声飞了过来,围绕着冷安夏转起了圈,就像一个得到了糖果的孩子,兴奋的只找不到北。

“这,这……”欧若被这场景震呆了,当初,他离这只诡异的珠子还有一米的时候,这珠子就对自己发动了攻击,可是现在,它竟然主动的亲近主人,你说,欧若能不震惊吗?这也实在太欺负人,不,欺负宠物了吧?

“砰。”珠子猛地破碎开来,白色的光芒把冷安夏给包围住了。

疼,撕扯般的疼痛在从上而下蔓延,她感觉自己的皮肤都被撕碎了。

虽然已经经历过了一次,可是,还是那样的疼。

“主人……”众人的惊呼声在她的耳旁响起,然而,她没有时间去搭理他们。只是仅仅的咬着唇,抑制住那撕心裂肺的痛苦。嘴唇被咬破了,一丝丝血液顺着嘴角留了下来,她的太阳穴上痉挛跳动,面色变得惨败一片。

小银忽然响起了那次她吸收生命本源时,夏炎所做的事,略一思索,对着一旁焦急的蓝月说道:“蓝月,用你的歌声来抚平空间本源的激奋。”

蓝月点了点头,扯开喉咙,唱起了优美动听的歌曲。

美妙的歌声化成了彩色的透明丝绸,软软的,柔柔的,就像那天际的彩虹,把冷安夏的整个身子给包围住了,在歌声的抚慰下,狂暴的空间力量逐渐安慰了下来,变得柔和,排着队逐渐的进入她的体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她身上的白光也渐渐消失,在吸收完最后一点之后,趁雷云还没有来,她就飞入了金色之镯中晋升,她感觉的到,已触摸到晋级屏障了,这一次,她可以顺利突破中仙低期。

“咦,主人呢?”看着凭空消失的冷安夏,欧若目瞪口呆。

小银好心的拍了拍欧若的肩膀,对于主人的变态,他早已习以为常了,可怜欧若这个新来的,估计要被打击好久才能变得正常。

没过多久,冷安夏又再次出现了,可怜的欧若又被吓了一跳。

他现在总结出了一条经验,跟谁比也千万别跟主人比,她可是变态中的变态。

“主人,恭喜你。”感觉的到冷安夏的变得深不可测,小银带着笑容说道。只是,他美丽的眸子黯淡了下,主人现在变得很强,那么,他还会被需要吗?

不,不管如何,他不会离开主人的,永不。

从第一天跟着主人起,他就做下了【】这种决定。况且,就算他现在不够强,以后,会变得强大的,更主要的是,主人不会因为他没有她强大就丢弃他。

“小……小夏……”就在这种时刻,前方传来了一声虚弱的声音。

放眼望去,只见慕斯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眼帘,他的一声绿衣被鲜血染红了,发丝凌乱的贴在额上,龙蛇染跟在他的身旁,同样也好不到哪里去。

冷安夏微微的蹙眉,染可是超神宠二级的魔宠,怎么也会搞的这么狼狈?

“小夏,我总算找到你了,我找了你好长时间。”慕斯见到冷安夏,眼眸立刻一亮,冲到了她的身旁,表情还有着一丝激动。

“慕斯?你们怎么会这样?”一边说着,冷安夏抚摸着他的脑门,生命本源的力量顺着牵引到了他的脑海中,慕斯只感觉到浑身舒爽,受伤的地方也一点一点的恢复了,随后,冷安夏又用同样的方法帮助染恢复了伤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