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主人,这就是那上古神器,主人要是拿到它就好了。”雪儿指着那金色的链子,嘟起了可爱的嘴唇,说道。

“有什么办法吗?”冷安夏手托着下颚,一脸深思。

雪儿皱了皱好看的鼻,猛然,眼眸一亮,脸上挂上了灿烂的笑:“主人,这个上古神器已经认主了,不过如果是主人的话,可以让上古神器变成无主状态哦,到时候,主人滴血认主,他就归主人了。”

说着笑眯眯的打量着上古金链,那上古金链看到她的模样,忍不住的打了个颤。因为神器是有意识的,更何况是上古神器呢,所以他能感觉到那白眸少女的不怀好意。可是,可是那蓝眸少女的身上有一种很吸引它的味道。

但,它已经认了主,除非主人死了,否则它不能重新选主,这便是规则。

它不相信有妖能够打破规则的力量,因此,没把她们的话放到心中。

额,不对,他貌似是没有心的……

“哦,是么?”冷安夏神色郑重的走到了妖青的面前:“我来试试吧!”

打破规则的力量吗?她做过不是一次了呢。

“主人,用你的真元气把金链里面的血给拉出来就行了。”雪儿的声音在她的耳旁响起。

冷安夏点点了脑袋,伸出手掌,按在了金链上,放入了真元气,清楚的看到金链内部有一滴鲜红的血液,她把真元气扭成了一条细小的丝线,圈住了那滴血液,狠狠的就往外抽。

金链本感觉到一阵舒畅,随后,它感觉到体内的束缚,动了。

如果他有五官的话,他肯定会好奇的眨巴了下眼睛,再大喊一声。

天哪,这个少女,竟然能够和规则做对?自古以来,似乎只有他们才能做到,难道说,她是万年前的那个……

不等金链多想,他的上方就冒出了一滴血,然后,冷安夏咬破了手指,一滴血滴到了金链之上,认主仪式形成,金链以归冷安夏所有物,她双手一翻,金链便被她收在了手中,随后丢进了金色之镯中。

原本在房中打坐的妖叶,忽然之间感觉到金链不再受自己的控制,喉咙口一甜,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同时,他也感觉到了晋级的屏障,急忙稳住心神,进入了晋级的状态……

“好了。”把金链收进之后,冷安夏仰起脑袋,“妖青陛下,你的能力能恢复么?”

听到她的呼唤声,妖青怔了一下,摇了摇脑袋:“我被困了很久,力量没办法恢复到巅峰。”

望了望他,冷安夏从金色之镯中拿出一个药瓶,打开瓶盖,拿出一颗药丸,丢给了妖青,这可是她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使用自己的成功之作,平常用的都是一些不满意的作品,虽然那些不满意的作品在这世上也算的上是完美之作。

妖青接过冷安夏丢过来的药丸,并没有服用:“小丫头,我以前因为金链的缘故,连死都不能,现在解脱了,我也该去寻找晴儿了,小丫头,谢谢你……”

靠。现在冷安夏真的想骂脏话,她救他,是为了要他死吗?这样还不如不救,毕竟不救他,他的性命还在呢。

或许是因为翔空的缘故,冷安夏以把妖青当成了自己人。

就像她所说的,只要她冷安夏不死,她的人,就一个都不许死。

思及此处,冷安夏冷冷的笑道:“妖青陛下,你这个懦夫,你除了会死还会什么?你有没有想过其他的人,你的儿子呢?你要丢下他吗?嗯?”

闻言,妖青身子猛地一抖,黯淡的目光渐渐的恢复了一层光亮:“空儿?空儿在哪里?我要见空儿。”他怎么忘了,他还有空儿啊!如果自己丢下了空儿一个人,就算下了黄泉,晴儿都不会原谅他的。

“哼,你还记得他啊?准确的告诉你吧!我是翔空的主人,他现在快死了,被妖叶抓走了,四大城主已经去救他了,如果妖叶的师傅那什么妖媚夫人不来,或许就没什么事,若她来了,你等着给你儿子收尸吧!”说到最后,冷安夏的语气越来越不善。

她在二十一世纪或者天罗大陆,什么时候如此不淡定过?来到这妖界,她已经是第二次发怒了,现在她只想赶紧想办法回去,再呆下去,她无法保证自己会做些什么。若是一个不高兴,炸掉点什么东西,就不好了。

“你,你说什么?空儿,空儿他怎么了?”一听到翔空出事,妖青的心都被揪了起来,他已经失去【】了晴儿,不能在失去空儿了,不然,他没有活下去的动力。

“有事没事,等会儿再说,你先把能量恢复,才能去救翔空。”冷安夏不由得握紧了拳头,指尖泛白,叹息了口气,希望他们能坚持到自己的出现吧!如若……她的眼眸出现一抹寒芒,如若翔空他们出了什么事,她要毁灭这个妖界。

虽然说那里有雪人傀儡在,而且雪人傀儡是不死不灭的。可是,妖叶的师傅毕竟是大罗金妖级别的,其中等级不知相差了多少,万一有什么意外,她将会后悔一辈子,因此,她绝对不允许有任何的意外发生。

翔空,慕斯,冰龙,欧若,你们一定要坚持啊……

妖青也二话不说的服下了药丸,盘膝而作,不一会儿,药丸里的力量流遍了他的全身,身体内的力量一溜烟的窜了上去,他猛地睁开了眼眸,冷安夏感觉的到,此刻的妖青比刚才多了一些什么……

刑场之上,战斗打响,那些原本围绕在场地之上的贵族和平民们早已一哄而散,唯有少数的一些自由强者躲到一旁观看。雪人傀儡冲锋在前,路过之地寸土成冰,虎群只攻击那些普通的妖兵,都是一下子咬断他们的喉咙,同时,三大城主对上那些高级妖仙,伽罗和刘琵琶,深海金龙和琵琶精也打的不可开交。

不多时,便血流成河,尸体成山。

晚霞在这一刻出现,映照了半边天际,就像那火红的太阳,绚丽夺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