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血,弥漫在地上,犹如开遍山野的曼珠沙华,有一种妖冶的美,美的使人向往。

“砰。”

剧烈的相撞声传来,大地都颤抖了一下,伽罗和刘琵琶同时后退了几步,擦拭了下嘴角的鲜血,伽罗仰起脑袋,冷笑了一声:“刘琵琶,我们这样打下去也是没完没了,要不,我们用一招来定胜负吧!”

“好。”刘琵琶眼里毒蝎,里面有着慑人的光芒,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

深海金龙和琵琶精同时被他们两个收回了空间,因为这是一个决胜战,主人的死亡,宠物修为就会倒退,所以它们两个都不需要在比下去了。

伽罗想起,来之前,冷安夏交给他的极限药丸,仰头吞了下去,修为升为了金妖后期,由于金妖之上升级都极为困难,因此,他只升了一级,但仅升一级,也可以对付刘琵琶了。

一级看起来不多,却是力量大幅度的增张。

当然,这种药物对大罗金妖就不起作用,不然,也实在太逆天了。

感受到身体内强盛的力量,伽罗大吼了一声,就冲向了刘琵琶。

刘琵琶看到了他吞药的动作,心中一惊,连“无耻”这两个字都来不及喊,就转身落跑,她感觉到了,伽罗身上力量大幅度的增长,现在不跑,她不是白痴吗?只是她从未想过,伽罗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

明明说好一招定胜负,结果,结果他用外物增长力量,这还怎么比,还能比吗?

刘琵琶感觉到很憋屈,在后面紧追不放的伽罗还在那大喊:“喂,刘琵琶,我们不是说要一招定胜负吗?你跑什么跑?你跑还怎么打?你说你无耻不?”

刘琵琶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明明是他,还说别人无耻,这世上还有他这么无耻的妖精不?

也正因她这一愣神,伽罗已经到了她的面前。

“水龙漫天。”

他伫立在虚空,发丝飘舞,手【】掌舞起一条水蓝色水龙,水龙迅猛的朝刘琵琶掠去,刘琵琶心中一颤,急忙施展了一层结界,但金妖中期又如何比的过金妖高期的力量呢?水龙打在了结界上,那结界瞬时间破灭了开来,刘琵琶退后了好多步,大口大口的吐出了许多鲜血。

与此同时,慕斯,慕落,来斯,莱雅把高级妖仙都解决掉了,当然他们也好不到哪里去,各个都是伤痕累累,狼狈至极。

鲜红的血液顺着邢台流到了下方,开出一朵朵妖冶的彼岸花。

雪人傀儡就比他们好多了,它们穿梭在敌人当中,每到一片地方,就会倒下许多的妖和宠物,敌人的鲜血溅到它们身上,不到一秒就消失不见了。它们身体的颜色,依旧是那么美丽,那么纯洁。

很快的,场地中的人都只剩下了一小半。

金纹虎带来的虎群也损伤惨重,不过真正死亡的,却没有几个。

敌人那方,最后就只剩下了奄奄一息的刘琵琶还有完好无损的妖风。

其他的妖,都死的干干净净,死到不能再死了。

那些留下来观战的自由强者,忍不住欢呼了起来,他们早看这些妖兵不爽了,之所以没走,也是想着看到四大城主的胜利。若是四大城主败了,或许他们黑暗的日子就来了。以他们不愿意加入任何势力的性格,妖叶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曾经还有四大城主的庇护,所以他们才能够安然无恙的在山林或者小镇上游荡,一旦没了四大城主,他们这些平民,还能够过那种自由自在的生活吗?

答案,当然是,不能。

或许伽罗他们四个也从未想过,在当初,妖叶因为一些人抗拒加入国家的军队而想要赶尽杀绝却被四大城主给拦住了的这么一件事,能使这些人如此的支持自己。

“刘琵琶,一切该结束了。”伽罗手中汇聚出一团水球,猛地就打向了刘琵琶,他相信,只要自己这一掌下去,刘琵琶必死无疑。然而,就在关键一刻,远处刮来一道飓风,那风拍向了伽罗,就如同拍球般,把伽罗给拍了出去。

“砰。”

伽罗从邢台上摔了下去,撞到了地面上,发出了一声闷哼声,嘴角溢出了一丝血丝,看着远处的目光,充满了深深的惊恐。

一掌就拍飞了以是金妖后期修为的自己,那么,那个人又是什么修为?

大罗金妖?妖界有如此高瞻修为的妖吗?

随后,又是几道风刃,那些刚才在欢呼的妖都在下一秒禁了声,齐刷刷的倒地,睁着那一双双圆目,死不瞑目啊!望着这一幕,伽罗等人都愤怒了。

那妖还有良心吗?就因为他们的几句话就大开杀戒?没错,他们是妖,他们身上都有妖邪之气,但是,自古以来妖都秉性着纯朴善良的本性,比人类还要好的多,可自从妖叶上位之后,妖界就变了,这也是他们如此反对妖叶的原因。

现在,这只妖,竟在他们的眼皮下厮杀了这么多普通平民,你说,他们能不愤怒吗?一瞬间,所有的眼眸都死死的盯着远处。

风,呼啸而过,卷起尘沙,弥漫了他们的眼。

天际深处,一缕红色的影子飘渺而来,那道影子就像那暗夜魔鬼,每经过一处地方,那地方必定寸草不生,等到红影到近前时,狂风才渐渐消散了。

他们都睁开了眼眸,这下,才能望见那修为高深的妖。

红衣似血,皮肤如鬼魅般的白,唇瓣就像是刚吸食过血液的吸血鬼,红的触目惊心,她的头发飘散,如毒蛇般四处缠绕,整个身子伫立在空中,俯视而望,把目光放到了翔空的身上:“你便是妖青那混蛋的儿子?哼,那老不死的在百年前打伤了我,害的我经过了三百年才能修复,不过,我还得感谢他,因为这一次的伤给了我千年都未能突破的契机。”舔舐了下长长的红指甲,继续道,“但,把我打伤了,我也不会这么就算了的,你是他的儿子,就用你来陪葬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