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只因,这是世上最疼她,最爱她的哥哥啊。

那个愿意把一切好东西都交给她的哥哥。

宁愿自己辛苦,也要保护自己的哥哥。

现在,她的哥哥变成了这副墨阳,她能不伤心,不落泪么?

“浅……”

“哥哥,对不起,夏儿来晚了,哥哥受苦了。”夏墨泷的话还没说完,便被冷安夏打断了。他脑子一转,就明白了过来,捂住嘴唇,咳嗽了两声,“咳咳,夏儿,能够再次见到你,真好,我的夏儿,长大了啊,咳咳……”

“哥哥。”听到他的咳嗽声,冷安夏又止不住的掉下了泪水。

小银走到了冷安夏的身旁,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主人的哥哥中毒了,主人不是能解毒吗?”

听小银这么一说,冷安夏回过神来,对啊,她刚才怎么了,遇见了哥哥就什么都忘记了,她可是药神,这么一点点毒素还难不了她。

意念力进入了金色之镯中,找到了五品的解毒药,意念一动,药瓶就落入了手中,她拧开瓶盖,倒出一颗药丸,一股股淡淡的清香在房间中流转。

一旁一直在看戏的关夜希见到冷安夏拿出的那颗药丸,身子猛地一颤,眼中掠过不敢置信的光芒:“五品的解毒药,这竟然是五品的解毒药……”

他自己就是一名四品炼丹师,对于五品丹药也很有了解,因此一闻到那股清香,就明白了这是五品的解毒药。

夏墨泷也有一丝诧异:“夏儿,你怎么会有五品的解毒药?而且你怎么一个人来到这里了?这里太危险了,你赶快回去,咳咳……”

这下,轮到冷安夏疑惑了,自己是药神的事全大陆尽之,五品解毒药根本就是手到擒来,为何哥哥会不明白呢?而且,自己有很多圣宠的事情,相信也瞒不了他们吧!毕竟秦城沙家的一战,很多人都在场。

那么,这片大陆上普通的人类中,还有谁,能够伤害的了她。

然而为何,这些事情哥哥似乎一点都不知道?

其实冷安夏又如何知道,夏墨泷中毒已有三月了,这三月之中没有出过门,这些事也无人告诉过他,他当然不知道自己最疼爱的妹妹以不需要他的保护了。或许,就算知道了,他也会继续保护她的吧!

“哥哥,你先把药吃了吧!”

把药递给了夏墨泷,夏墨泷也不矫情,直接吞了下去,刚入口,药丸就融化了,一股清香味直入喉间,他的喉咙不再似一开始的痒,脸色也渐渐哦恢复了红润,嘴唇的色泽慢慢的改变,又恢复了那翩翩美少年的形象。

虽然夏墨泷整日在外奔波,可他的皮肤依旧光洁如玉,一点都没被晒黑。

解毒药的药效,使得在场的三人都惊呆了。

“哦,我是在做梦,一定是在做梦。”关夜希闭上眼眸,再次睁开,事实告诉了他,他并没有在做梦,夏墨泷的身体果然好了。

他知道这是五品的解毒药,但不知道效果竟然这么好。就算是五品的高度,也需要一段时间啊?他从来没听说过,有那颗解毒药刚吞下,就能解毒的。

“哥哥,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了吗?”冷安夏淡淡的问。

夏墨泷微微一怔,便回过神来:“一年前,我救了一个少女,她很美丽,很温柔,一开始原本是想等她醒来就让她离开的,然而在她醒后,却赖在了这里不肯离开,我总不能赶她走吧!于是,就让她留下了。后来,我才得知,她是这片地方城主不受宠的女儿,过着连下人都不如的生活,从那时候开始,我为她心疼……”

冷安夏挑了下眉,望向了身后的舞百合。

舞百合耸了耸肩,表示她什么也不知道。

“不知怎的,她的柔弱和隐忍,让我一开始的心疼渐渐的转变成了爱慕,那时候夜希也警告过我,说这个女子不如表面那样,其实很有心计,但陷入进去的我,根本就没有听他的话。”说到这里,夏墨泷叹了口气,目光黯淡了几分,“我还是和她走到了一起,过着很幸福的生活,我以为这样就够了,没想到有一日,我们佣兵团和狼群佣兵团起了冲突,最好,我们输了,也就是那时候开始,她变了,变得不冷不热,然后,她失踪了,那些天,我快要急疯了……”

冷安夏安静的听着夏墨泷的诉说,心不由得心疼起了这个傻哥哥。

“最后见到她的时候,她是在狼群佣兵团团长的身边,两人很是亲密无边,我不愿意相信眼睛看到的这一切,我就上前去质问她,结果她告诉我,她过卷了那种被人欺辱的日子,她要找一个强大有势的男人保护她,一开始的人选时我,因为我再凶恶之地中也极有分量,后来,我被狼群佣兵团打败了,她便把目光转向了狼群佣兵团的团长……”

“哥哥,那么,你是如何中毒的?”冷安夏眼眸暗了下来,一道嗜血的杀意一闪而过,夏墨泷沉浸在怀念中没有注意到,但一旁的关夜希看的一清二楚。

他身体忍不住的打了个颤,墨泷的弟弟还真是恐怖啊!

“是狼群佣兵团的团长,他不知从哪契约了一头毒王蛇,我是被那蛇咬伤的。”

“狼群佣兵团是吗?”冷安夏站起,冷冷的一笑,“任何伤害过我哥哥的人,我都不会放过,不论是那个女人,还是狼群佣兵团。”她的目光放到了舞百合的身上,意思很明显了,就算你要组织,我也要杀了她。

舞百合微微一怔,神色略有些严肃:“你说的是小草吧?舞小草的母亲原本是我母亲的丫鬟,后来不甘成为丫鬟,就用药陷害父亲使父亲和她发生了关系,父亲深爱我的母亲,虽然母亲说不介意,但父亲还是很愧疚,这份愧疚后来就变成了恨,他恨那贱女人,也恨舞小草,才导致她不受宠。舞小草和那贱女人性格是一样的,不甘比别人平庸,才会发生这些事,云天美男,舞小草随你处置,我和父亲都不会阻止,但是,问题是狼群佣兵团的团长,他的舅舅是洛里学院的二长老,恐怕这事没那么容易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