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臭明,你敢偷亲主人,老子都没亲过,老子也要。”暗也不甘示弱的凑到了冷安夏的面前,他还没来得及亲上,就被一只大手给抓住了,一把丢了出去,好不容易才稳定了身形,一双眸子染上了愤怒的色彩,头上的光圈变成了粉红色的了。

明捂着嘴“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哼,谁让这只黑天使一天到晚欺负他来着,还和他抢主人。他也喜欢主人嘛,虽然说主人已经有了冥老大了,但他不会介意的,主人这么优秀,本就该有更多优秀哦男子陪伴。所以,等他长大了,一定要和主人玩亲亲。

“哇,云天美男,你终于来了,哈哈,我想死你了。”舞百合扑在了冷安夏的怀中,心满意足的吃了下豆腐才抬起脑袋,如花的脸上挂满了微笑,“云天美男,我一直在等你哦,嘻嘻,怎么样,感动不?”

暗愤怒的盯着舞百合,她就是那大手的主人,该死的,竟然打扰他亲亲主人,若不是主人在这,他一定要她好看。

“咦?这个小白脸是谁?他和舞姑娘是什么关系?”

“不过就是个小白脸,有什么好?”

“就是,舞姑娘怎么和他这么亲昵。”

冷安夏今日在比武场上的事迹很多人都看到,毕竟她宠物的强度可不像一般的宠物,但是,这些人中,还是有很多人没有去比武场,也没有看到那一场比赛。更有很多是到黄昏才来到凶恶之地的,于是,错过了那一场战斗。

小银的眸子骤然变冷,冷冷的扫视了一眼那些人,那些人对上了小银的目光,都忍不住的打了个颤抖,再也不敢议论了。小银冷哼了一声,收回了视线,他不允许任何人侮辱主人,这一次没有杀了他们,已是他们的侥幸了,下一次,可没这么好运。不过,总还是有那么一两条喜欢不听话的狗。

脸上因纵欲过度而有些病态白的青年手中揽着一名娇小美丽的女子走了出来,色色的目光打量着舞百合,嘴角边隐约有着口水的痕迹:“舞姑娘,我是慕容家的少爷慕容方,那小白脸能满足你不?我想,你还是跟着本少爷吧!你们姐妹两共同伺候本小爷还可以增加姐妹的感情,如何,考虑一下?”说着,捏了捏旁边女子的脸蛋,女子立刻娇羞的瞥了他一眼,但是,在转眼的瞬间,眼中闪过歹毒。

哼,她凭什么要和舞百合那贱女人共同伺候一个男人?她所作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超过舞百合,她要向所有人证明,自己比舞百合强。因此,无论如何,她都不会让舞百合抢了自己的男人的。

不然,她不会在一开始抛弃了夏墨泷,又抛弃了张霸,最后投入了慕容方的怀抱中,在她看来,慕容家是一流家族,嫁给了慕容家的少爷,她也就熬出头了,到时候,舞天临,舞百合,和舞百合那贱人娘亲都得跪在自己的脚下祈求自己给他们一条生路。

舞百合似乎想到了那些情景,脸上挂满了得意的笑。

“哥哥。”冷安夏担忧的握住了夏墨泷的手,她不知道,哥哥对她是否还有感情。

“夏儿,我没有事的。”夏墨泷反握着冷安夏的手,安慰的轻轻拍了两下,微微一笑,随后,把目光放到了舞小草的身上,“舞二姑娘,好久不见了。”他的声音很平淡,就好像他们不过是陌生人一般。

其实,他不恨她,只恨自己看错了人。

而在很久以前,他就把舞小草给放下了,之所以那段时间那么的忧伤,只是因为,他以为自己的毒无法解,再也无法保护妹妹了,才意志消沉。后来,老天爷把妹妹送来了身边,他的毒也解除了,那么,关于过去,他也告别了。

“墨泷,是好久不见了。”舞小草依旧如同从前那么温柔,可是,夏墨泷已经知道,她的温柔,竟都是伪装罢了,“墨泷,你还好吗?”

微微的蹙了下眉,夏墨泷眼里有着一丝冷意:“舞二姑娘还是喊我全名好了。”

话音刚落,舞小草目光一暗,有些伤心,只是不知是真的伤心还是假装。

他们之间的互动,慕容方似乎没有看到一样,病态白的脸上堆满了恶心的微笑:“舞姑娘,考虑的如何了?要不要跟着本少爷?看这小白脸就满足不了你,本少爷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欲仙欲死。”

**的话语,使舞百合眸中闪过一道厌恶:“不好意思,本小姐就喜欢云天美男了,对本小姐来说,云天美男就是那天上的云,而你便是那粪池中的大粪,所以你也只有舞小草要罢了,哼,舞小草真是个白痴,丢弃了那么好的男人,却跟着你这种恶心的人,哦,对了,我忘记了,舞小草是破鞋,不知几手的货物,而你又是浪荡子弟,你们还真是郎才女貌,般配的狠呐。”

没错,在舞百合看来,冷安夏的哥哥,就比这慕容方不知道好多少倍,也只有舞小草这种人,才会丢弃西瓜,捡大粪。

周围不知何时聚拢了许多的人,听到舞百合的话,他们的脑海中只有了两个字“彪悍”,她实在是太“彪悍”了。

冷安夏有些无语的摸了摸鼻头,为何无论走到哪里一些事都喜欢牵扯上自己?

“舞百合,你不要太过分了。”舞小草的一张脸气得铁青,狰狞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舞百合,咬牙切齿,“你以为你是谁?那个小白脸比的上方吗?方可是慕容家的少爷,和外面普通的冒险者是不能比的,也只有你,才会自贬身价去倒贴。”

“啊哟,今日仗着有人撑腰胆子变大了?平常怎么就没见你这么胆大过呢?”舞百合双手叉腰,一脸戏谑,“舞小草啊舞小草,你还是以前一样笨啊。”

“你……你什么意思?”

“你认为能够受邀来城主府的,是普通冒险者吗?就算他是普通又如何?只要是我舞百合看中的人,就算他是女人,我也把他追到手,自贬身价又如何?我舞百合,喜欢。”彪悍的话,再次使众人目瞪口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