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然而,话刚落,红莲就变得一副哀怨的模样:“你还说呢,你看都看了,摸都摸了,就这样一走了之,也不知道回来看看我,哼,你难道想吃光抹净之后不认账不成?不行,你得对我负责。”

原本就已经被雷的够焦的冷安夏,一个不留神,雷电轰然而下,再次把她给雷倒了,头脑晕乎乎的差点晕了过去。

有没有搞错?红莲怎么跟个怨妇似地,这种形象,一点也不适合他。

“主人。”小银听到红莲的话,立刻愤愤的瞪了一眼红莲,再满脸委屈的注视着冷安夏,和被人遗弃的小狗一样可怜兮兮,“主人,你把他吃光抹净了?主人,你不要我了吗?我比他好吃,你吃我吧!”

冷安夏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只是,在她回神之际,注意到了小银眼中的那抹黯然,心不由得疼了一下,真的就想那样,抹去他的忧伤。

“小银,没有这回事,我那时只是为了帮她解除蛊毒,没有发生任何事。”冷安夏解释道,可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何要解释。她唯一明白的,就是此刻她不想让小银难过,不过,她早就让他难过了不是吗?

因为她,有了冥修了。

“云天,你可真够狠心,就这样丢弃我了吗?”红莲的目光充满了哀怨,就好像冷安夏成了什么抛夫弃子的坏女人一样。

问题是,红莲不知道她是女人啊?不过,就算红莲不知,他也早就认定她了。无关身份,无关性别,他只知道,他爱上了她,没错,那确实是爱。

左司辰的目光暗了暗,仰头喝下了杯中的水酒,想要借此来抑制住内心的酸楚。其实,他也很想向红莲一样大胆的缠着她,可是他不能,因为他的一举一动都代表了炼器工会,父亲是不会允许自己爱上一个男人的,但是,他的心却很疼很疼……

左瑜安慰的拍了拍他的手,悠悠的叹息了口气,哥哥的心思,她怎么会不明白?只是她从未想到,从未对任何人动过心的哥哥,会喜欢上一个男人,而且那个男人……左瑜把目光放到了冷安夏身上,莞尔一笑,这个小东西,还真是会招惹人啊。

一旁的绿婉儿也把左司辰的表情都看入了眼中,她垂下脑袋,眸中狠毒的光芒一闪,但很快的就掩盖过去了,在抬起脑袋之时,脸上再次挂上了天真的微笑。

“我说,红莲,你是不是脑子坏掉了?”冷安夏煞有其事的点了点脑袋,别忘了,她现在可是个男人,红莲又不像慕容亦般知道她是女儿身,在不知道的情况下,红莲说出了这样的话,不是脑子坏掉了,就是他本身就是个断袖。

断袖?红莲城主是断袖?这可是天大的新闻啊。

“呵呵。”夏墨泷笑了笑,宠溺的望着身旁的人儿,真不愧是他的夏儿,一下子就招惹出了这么多的桃花,也许再过不救,夏儿的身边,就再也没有他的位置了吧!

金纹虎眸中金光一闪,冷冷的一笑,他的主人,可不能让别人抢走。

同样的,明和暗也都不怀好意的注视着红莲,大有他再调戏主人,就开打的预兆。

舞百合不满的嘟起唇,一步走到冷安夏身旁,小手一揽,就揽住了她的手臂,目光中充满了警惕,她不明白,为什么有这么多的男子要和她争抢云天美男。云天美男是男子,虽然她很像女子,但毕竟不是女子啊。

而所有人的行为,都被红莲放入了眼中。他的脸庞,依旧挂着温暖的微笑,视线柔和的似乎可以滴出水来,牢牢的把冷安夏包围住了。

“云天,难道你不相信我的真心吗?唉,我真是伤心。”

红莲的目光一片真挚,一点戏谑都没有,望着他清澈的瞳孔,冷安夏不由得内心一颤,不知道红莲是在开玩笑,还是他所说的都是真的呢?

自己最近是怎么了?总是会被一些人牵扯心思,这样的她可不像她啊。

“云天小东西,晚宴要开始了,你们先坐下吧!”就在这时,左瑜站了起来,微笑着说道,顺道朝冷安夏抛去了个媚眼,“小东西,你来靠姐姐做好了。”

冷安夏点了点脑袋,就坐在了左瑜的身旁,其他的人也都入座。作为主人的舞百合在冷安夏等人安排好之后,就离开了这里。

宴会已经开始了,除了炼器工会,驯宠工会,慕容家之后其他的家族势力也都赶到了。好像每个家族都是一起约定来凶恶之地似得,凑巧都赶上了晚宴。不过,在他们去洛里学院之前,她要先赶过去再说。

当然,在去洛里学院之前,她要给浅夏佣兵团的每个成员都换一换血。

“切,你以为你是谁啊?知道我是谁不?我可是南宫家的人,让你跟随着我是给你面子,别不知好歹。”一声尖锐刻薄的声音传到了冷安夏的耳中。

南宫家?这三个敏感的字,使冷安夏抬起脑袋,放眼望去。只见门口,一名清秀的少年颤颤巍巍的站在那里,他的面前,是一个粗壮的男子,男子流着口水的看着清秀少年,“咕噜”的吞了一下口水,声音格外恶心。

原本冷安夏并不想多管闲事,无奈,他是南宫家的人,以前就说过为南宫出口恶气,一直没有机会,现在遇到南宫家的人,她怎会放过。

在身旁人的注目下,冷安夏站起,朝门口的方位走去。

清秀少年不愿意从他,男子抬起手掌,就要落下,千钧一发之刻,一只手握住了他的大手,男子本想发怒,只是在回头的一瞬间见到了冷安夏的容貌,立刻水流三千尺的望着他:“哟,这里还有这么美丽的绝色,这一次凶恶之地真的没有白来。”

因为男子是刚刚才来的,所以没有看到门口戏剧性的一幕。

他的话落下,就要伸手摸冷安夏的脸蛋,冷安夏的眼中寒芒一闪,在他的手刚要碰到冷安夏时,冷安夏轻轻的握住了他的手腕,随后“啪嗒”一声脆响,整个房中都充斥着杀猪的声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