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若不是主人不让她出去,这些人,都得死。

冷安夏没有说话,她似乎在等待着什么。蓦然,目光一暗,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抬起脑袋,望了眼天际,说道:“他来了,只是迟迟不现身。”

“来了,谁来了?”红莲听到冷安夏的自言自语,不解的问道。

“是一个故人。”是啊,他是一个故人,但有些仇,也该算一算了。

秋铭,我冷安夏说过,若我不死,日后必定杀你满门,纵然你是仙,就算杀上天界,也要把那日的耻辱,通通的还给你。

我会,说到做到,秋铭,你做好接受我报复的准备了吗?

“想让我交出神器,休想。”副院长丝毫不让,脸上也没有一点恐惧。明明知道秋风派的老祖宗是神仙还如此镇定,大长老不由得疑惑了?他是故作镇定的,还是有什么后牌?不过,不管是什么,今日,也抵不掉洛里学院的消失。

“杀。”冷冷的吐出了一个字,他带来的那些人,就朝评委台的几个长老冲去。

大长老一愣,望向了副院长,道:“副院长,我们现在怎么办?”

“通知学院内所有的护卫和老师反击,学生撤退。”副院长此刻真的很镇定,只是目光时不时的瞟向高塔,为什么现在院长还不下来?

院长想下来,可是,也要他下得来才行啊。

若是他能下来,刚才九长老和二长老哪还会轮的到雪儿出手啊!

“喂,我说,小剑,你就别动了行不?她都已经来了,再等一会儿,一会儿她会来找你的。”

塔内,一名墨袍男子紧紧的抓住剑柄,不让她上前。

那是一把很美丽的剑,全身通透亮丽,散着晶莹的光泽,剑身不停的颤动着。隐隐约约可以看得到剑身中有一位长发飘逸的白衣少女,少女神情中溢满了激动,拼命的想要上前,可是力量被压制住了。

“小剑,你出不去的,这里可是她封印的啊!只有她与你共鸣了,或者在心里相通你才能出去,只是这是不可能的,她还没有恢复记忆,不可能和你相通,当然你出去了我也可以出去了,我在这里都被困了万年了,万年还真辛苦啊!”墨袍青年幽幽的叹了口气,表情很是哀怨。

剑忽然停止了颤动,发出了强烈的悲鸣声,那悲鸣声穿过高塔,传到了比武场。

“喂,我都说不可能了……”对于顽固的剑灵,墨袍青年急的直跺脚。

血开出一朵朵妖娆的彼岸花,洛里学院的人和秋风派的人杀的昏天暗地,鲜血染红了午后的阳光。见秋铭还没有出手,冷安夏也没有动手的打算。

“小银,金纹虎,明,暗,你们可以出来玩玩。”

冷安夏的话音刚落,地上就多出了四个少年,他们全都兴高采烈的杀去了。离开妖界之后,好久没有这么痛快的杀虐过了,这一次,一定要杀个痛快。

他们四个的加入,局势完全成了一面倒,秋风派的人快支持不住了。

就在这时,远远的传来了剑鸣声,冷安夏的心一颤,心里,蓦然疼痛了一下。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从悲鸣声中,她听出了忧伤,思念,激动这几样情感。就如同,初次遇见冥修,白发夏炎,还有雪儿时一般。

他们似乎各个都如此的忧伤,万年前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她忽然很想知道。

“主人,是剑灵姐姐,剑灵姐姐在呼唤主人呢。”雪儿的声音有些悠远,缓缓的从灵魂中传来,“剑灵姐姐很喜欢主人,只因她是因主人而诞生了,主人,这万年,剑灵姐姐一定很幸苦吧!”

冷安夏闭上了眼眸,不由来的,她回忆起了第一次见到他们时他们的哀伤。

冰蓝色的棺材中,少年的脸上充满了忧郁,就算是沉睡了,也无法抹平他的思念和忧伤,而那打在地上的水滴,仿若打入了她的心中,使他为那少年心疼起来。

“主人,我等了你万年……”

是的,他等了她万年,万年有那么的长,他一定等的很辛苦。

山洞的尽头,少年的一缕魂从盒子中出来,他应该很天真无邪,就像是他塑造出来寻找她的替身一般,只是在少年的身上,她感觉到了孤独和忧伤。

孤独,为她,忧伤,也为她,那么,她又有什么资格去责怪一个这么在乎自己的少年呢?他,是没有错的。

只是,夏炎是她的朋友,而他,却想霸占夏炎的身体,所以,她才会如此的愤怒,甚至于长时间的生气。

现在想来,这个少年,比任何人都辛苦,用血肉铸成另一个他,应该,很痛吧!

最后,冰宫中的少女,总是开朗的笑着,顽固的等着她,哪怕,这一等,便是万年,万年过去了,她依然守着自己的职责。

她说:“主人会回来的,主人不会抛弃我。”

雪儿,你一定也很辛苦吧!日后,她就用所有的时间,来陪伴他们。

回忆完这些,冷安夏蓦然睁开双眸,她没有恢复记忆,不知道剑灵的忧伤。只是,通过冥修,白发夏炎,雪儿,她明白了,剑灵的悲。

剑灵,不要害怕,以后,有我在。

剑灵,回来吧!我在这里等你,不要再悲伤了,我会难受。

似乎感受到了冷安夏的呼唤,塔内,剑芒四射,银光灼伤了所有人的眼。忽然之间,一道青色的身影飞来,笑声张狂,响彻天际:“哈哈,上古神器是我的了。”

“糟了。”副院长面色一变,心里不由得埋怨院长怎么还没来。

冷安夏抬起脑袋,双手紧握,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等了很久,他终于现身了,今日,以前的仇恨耻辱,她要通通的还给他。

银光散去,一把漂亮的剑伫立在半空中,身子激动的颤抖,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剑的对面,是一席青衣的男子,他双眼垂涎的望着剑灵,舔舐了下干燥的唇,伸出双手,就要握住剑灵。就在此刻,剑灵再次动了,它从秋铭的手心上逃了过去,剑芒划破了他的手掌,秋铭吃痛的低吟了一声,见剑灵逃脱了,他也顾不上疼痛,便追了上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