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微微抬眸,冷安夏把目光放到秋芙蓉身上,说道:“你说我勾引邱离陌?呵,这简直就是笑话,我身边的男人们,哪个不比他强?我用的着去勾引他吗?”

有冥修,小银,夏炎等各式各样的美男陪在身旁,她还会对那种男子有兴趣吗?

秋芙蓉脸色苍白一片,脸上的口子中,连一滴血液都没有溢出。她的目光,恨恨的凝视着冷安夏,不明白为何这个贱女人,会有这么多人的喜欢?

“夏儿,你刚才说‘我身边的男人们’?夏儿,你除了我之外,还有其他的男人?”冥修的目光充满了惊慌,一把把冷安夏揉进了怀中,紧紧的抱着她,“夏儿,你是我的,你不可以离开我,不能再向万年前一样丢下我一个人,一个人好孤单你知道吗?尤其是,一直在思念着一个人的时候,夏儿,失去了你,我等于失去了全世界,所以,不可以,再把我丢在那了。”

丢在那个,永远都是那么冰冷的地方。

那个,没有你的地方。

那个,不会再有人说要温暖我的地方……

夏儿,你可知,你是我心中的太阳,和你在一起,一直孤寂的心才能得到依靠。这一次,若你再那样的离开,我便为夏儿你,毁灭天地,哪怕最后需付出一切,也在所不惜。

冷安夏安静的躺在冥修的怀中,这样子的冥修,就像是个害怕被丢弃的孩子,那样的让人心疼,让人,不忍把他推开。

她知道,自己对冥修有情,对小银他们,同样有情,她不愿意辜负任何人。可是如此的冥修,让她实在不忍,把这些事告诉他。

“冥修,你等了我万年,接下来,让我来守候冥修万年吧!”蓦然,冷安夏抬起脑袋,微微一笑,目光坚定,“除非小冥冥不要我了,不爱我了,不然,这一世,你也别想甩下我,永远也休想。”

向是宣誓般的,说着自己的话。

冥修的身子僵滞了一下,随后,抱着她的手用深了力度,似乎想要这样把她揉进身体中,和自己合为一体,永不分离。

“王,王后,那些人给你们带来了。”忽然,身后传来一声弱弱的声音。

冥修不耐烦的蹙眉,大声的吼道:“滚,没看到本王有要事么?”这些人,真是没有眼见,好好的气氛就这样被破坏了,看来日后鬼差得换一部分鬼。

“好了,冥修,办正事要紧,我马上还得回学院呢!”轻轻的拍了拍冥修的肩膀,离开了她的环抱,目光望向鬼差身后的一群鬼,嘴角挂着冷漠的微笑,“秋风派,呵呵……你们也许从来料到,你们也会有这种下场吧?”

“老祖宗,大长老……”秋芙蓉瞥到了那脸色苍白的秋铭和秋风派大长老,惊讶的唤了起来,这一刻,她才相信了冷安夏的话。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老祖宗怎么也来了冥修?冷安夏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有如此的力量,不,不可能,这个只配被自己踩在脚下的废物,怎么会如此的强大。

“唉,我还真是善良,给了你们秋风派众人再次见面的机会呢,小冥冥,我看就别让他们离开了,也一起尝受相同的炼狱滋味吧!”

旁边的众鬼集体抽搐,她这样还是善良?她善良世上就没有不善良的人了。然而,令众鬼更加无语的是,冥修却一脸温柔的望着冷安夏,说道:“是啊,夏儿就是善良呢,他们这样对你,你还让他们死后团聚。”

众鬼差点集体晕倒。

这是他们的王?那个手段狠厉,性格阴冷的王?他也会有这么温情的一面?难道这个世界,真的被玄幻了吗?

“唉,对了,还有一件事没说哦,我不只是药神,而且还是一名驯兽帝师,和炼器帝师,更主要的是,别说黄阶以下或者黄阶圣宠了,那些是数不胜数的。我的身边,更有许多的神宠,超神宠,神圣宠,就连小冥冥也是我的契约宠,再加上,我已经是一名上仙了……”

说到这里,冷安夏停顿了下来,很明显的看到他们惊恐,后悔的表情,然后与冥修携手离开了此地,接下来的事,就不在她该管的范围之内了。

离开了炼狱之后,冥修就恋恋不舍的把冷安夏送离了冥界。

接下来的几日,她都在学院中度过。

蓝月,欧若,不不回到了身旁,据她观察,蓝月和欧若之间的关系似乎有些不一样了。唯有不不一宠在黯然伤神,不不是很早就跟随着冷安夏的了,感情当然比后来者要多的多,因此,冷安夏不明白,当时独自留下他们三个,是否做错了呢?

学院也渐渐的恢复了平和,院内之事继续交给院长打理,她相信他的能力。

这一段时间,不缺乏有很多的势力想要来拜访她讨好关系,不过都被挡在了门外,后来那些势力都打听到了冷安夏是浅夏佣兵团团长的义弟,于是,全都改了方向,通通的冲往了凶恶之地去找浅夏佣兵团。

那一日的屠杀过后,夏云天这个名字,就注定传荡大陆。

因为那日也有曾经在红莲城那场战役上出现过的人,所以,现在大陆的人,都知晓了宠物攻城战中,让所有人恐惧的少年,就是夏云天。

再加上两人同样好男色,因此,很容易就相信了这一件事。

对于这些,冷安夏感觉到很无语,她本就不想出门,却是身不由己。

而这几日,冷安夏一直在训练着邱心姚和舞百合,在她魔鬼式的训练和药物仙果的催发下,邱心姚终于突破到了空冥低期,而舞百合,也晋升到了元婴中期。

能力大幅度的增长,直让舞百合高兴的找不到北,相反,邱心姚镇定多了,只因她对这些东西,早就有了免疫力。

一晃二十日将近,传闻中的药神和东国太子的婚礼也快到了。这里的事情传回了东国,只是,秋宗蓝依旧实施着原先的计划,而她,就要在她们即将成功的那一刻出现,让她们从喜悦中狠狠的摔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