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不可能,你已经拥有了水元素,怎么还能拥有火元素,水克火,这为常理,你怎么可能拥有两种元素?”

天罗大陆元素修真最为难的,可是她,却拥有了两种元素,而且还是不相融合的两元素,这,怎么可能呢?

冷安夏冷冷的笑道:“这就很奇怪了吗?奇怪的后面还有。”说完,冷安夏一把握住手上的火球,火球在她的手中立刻化为了风烟,烟消云散。随后,一丝电力在她的手中冒起,微微的张开手掌,里面出现了一团电雷,发出“嘶嘶”的响声。

“雷……雷元素……”大长老张了张嘴,后面的话再也讲不出来了。他如果早知道会发生如此恐怖的**,就不来这里了,毕竟宝物跟性命相比,还是性命更为重要。可是,这世间上没有如果,他,也没有办法后悔。

冷安夏冷笑了一声,缓慢的朝大长老走了过去,说道:“大长老,你别如此害怕,我现在还没杀你呢,就算要杀你,也要等会儿才杀。不就是三元素么?修真七元素中风火土木水雷冰中,除了土元素之外,其他的我都占了,而且,我又拥有圣器,所以,大长老,我要杀你,就跟碾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大长老被吓出了一声冷汗,可是冷安夏不在给他说话的机会,手上的玉剑顶住了大长老的喉咙,冰冷的声音在他的面前响起:“所以,你,去死吧!”

大长老刚想反抗,可是来不及了,冰冷的剑刃刺穿了他的喉咙,“噗”的一声,鲜红的血液冒出了出来。冷安夏急忙的躲过,血液沾染在了地上,犹如一点盛开的玫瑰。冷安夏微微的蹙了下眉,嫌弃大长老的脏血污染了她的房屋。幸亏她刚才躲得快,否则这些脏血就会扑倒她的脸面上去。

手上冒出一团火,放入了大长老的尸身上,快速的燃烧了起来。大长老瞪着圆圆的大眼睛,似乎死不瞑目。不到三秒钟,火便把大长老燃烧的尸骨不剩,只剩下一团灰,风轻轻的吹过,骨灰被吹到了空中,转眼之间消散了。

冷安夏再施展水元素,把地上的脏血清理干净。就在她刚刚完成这些事的时候,门被推了开来,夏老丞相手执圣剑站在门口,紧张的朝里望着。

“夏儿,刚才我好像听到了龙吼声,你,没有事吗?”夏老丞相担忧的望着冷安夏,焦急之意形于色。

冷安夏摇摇脑袋,说道:“没有啊爷爷,也许是你听错了吧!”

夏老丞相松了口气,说道:“那就好,那就好。”然后转身离开了此地。

抬眼望了眼夜空,冷安夏的眼中闪过一道寒意。秋心派,横栏派,这两大恶派她迟早要去逛一圈,她要让他们知道,惹了她冷安夏的,便是灭门之罪。

秋芙蓉,你等着吧!相信过不了多久,那里,便会被她冷安夏铲平。

不过现在,还没到时候。

翌日,金色的阳光洒落在大地上,就如铺上了一层薄薄的金沙,闪烁着耀眼的光芒,院子旁的两颗梧桐树上,凝集着一滴滴的小水珠,发出晶莹碧透的光芒。树下,蓝眸少女手中聚集着一个水团,用力的抛洒到了天空上,水团化为了无数的水珠漏了下来,落下了地上,不多时,便被太阳的温度给蒸发掉了。

蓝眸少女摇了摇脑袋,双手交叉立于胸前,望着被蒸发掉的水珠,在看了看自己的手掌,也许下次,她得创造些不会被太阳蒸发的水液才好,这天实在太过炎热了。本来她想用冰来降温,可是,那太具影响力了。

远处,妖媚的少年怔怔的凝望着梧桐树下的少女,唇角勾起了一个美丽的弧度,他朝少女走了过去,走到少女身旁时,停下了脚步。

“表妹,你是……水元素修真者?”

刚才她施展水系法术的时候,沙修淮刚刚看到,他心里涌上了一层疑问,被世人所传不会修真的表妹,是什么时候成为了水元素修真者。

冷安夏微微的怔了一下:“水元素么?也许是吧?”

能告诉他自己是六元素修真者吗?惊喜,当然是越晚越好。

“那表妹,我想问你,你是什么等级的修真者?”

“哦,灵虚高期而已。”冷安夏的语气轻描淡写。

什……什么……灵虚高期?而且是“而已”?天哪,她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并且这个表妹十几天前还是废柴,就十几天的功夫,她居然一举达到了灵虚高期,似乎还对这个程度很不满意。

天哪,不带这么打击人的,他当初可以废了九年二虎之力才达到了灵虚高期,现在也才不过合和高期,更更重要的是,他还是在那师傅与神秘的师尊联手使用药物灌溉下,才达到如此等级的。

在天罗大陆,皇宫的势力并不是很强大,反而那些自立门派比较强大一下,因为江湖中人,历练总是比皇宫里娇生惯养的王子公主多,所以能力也比较强。沙修淮所处的门派是一个中等门派,但是,它里面有一个神秘的师尊,能力波强,不过这件事只有少数内门弟子才知道。

一般情况下除了门派中有灭门之灾,否则他是不会出现的。也因此,万山派这么多年来都只能处在中等门派的位置。

在天罗大陆中,实力最强的便是三大门派中的沐英派和四大家族中的北堂家,其中年轻一辈资质最佳的又属沐英派慕香月与冥兰丰,前者的修为与沙修淮一样,为合和高期,后者已经突破了元婴,到元婴低期,在年轻一辈中可是佼佼者。然后是北堂家的北堂风,合和中期,南宫家,南宫浩然,合和高期。

还有便是西国小郡主,夏琉璃,堪称妖孽般的存在,十岁多一点点的年纪,便已经到了灵虚低期,并且她只是从二年前开始修炼,就有了如此的修为,也正因为她妖孽般的天赋,西国皇帝才破列封她为外姓郡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