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沙修淮咽了口口水,望向冷安夏:“表妹,可否告诉表哥你是如何修炼的吗?怎么有如此快的进步?”

冷安夏微微一笑,她现在伪装掉自己的修为,因此这世上除了修为比她高的人才能够看破,其他人都不会知道的。

不过,修为比她还要高,这世上,估计没有吧?

“咦?这位哥哥,你长的好漂亮。”冷安夏刚想说话,旁边一道可爱的声音插了进来。

他们都转头望了过去。

只见旁边,站立着一个穿着白色裙子的小女孩,棕褐色的头发微微卷曲,在阳光下闪烁着点点光芒。小女孩有一双如黑宝石般剔透明亮的双眸,此时正愣神的望着沙修淮,似乎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少年。

“夏琉璃,你来这干什么?”冷安夏眉宇间闪过一道不耐,说实话她对于这个女孩一点好感都没有,并且还很厌恶。就算她不是那个男人与那个女人产后的结晶,她也对这女孩提不起好感来。

与冷安夏的厌恶不同,沙修淮的眼里闪过一道诧异:“夏琉璃?她姓夏吗?难道……”似乎想到了什么,沙修淮微微的蹙了下眉,身上原本的柔和全都散去了。

夏琉璃眨巴着黑水晶般的大眼睛,嘴角弯起了一个弧度:“这个美丽的大哥哥,你一定猜到了什么对不对?没错,我就是夏浅沫的妹妹,西国的郡主,美丽的大哥哥,你跟随我回西国好不好?我要你当我的夫君。”

沙修淮差点一个踉跄摔倒在地,这孩子不过才十来岁吧?怎么有如此成熟的思想,难道西国人都是如此的吗?

“不好意思小郡主,我还是喜欢我们东国,对于你们西国,一点兴趣都没有,看来你们西国的女子都喜欢强抢别人的夫君啊!”沙修淮冷笑了一声,身上散发出阵阵寒冷的气息。

冷安夏有些疑惑的望向她,在她的认识里,表哥一向是个很温柔的人物,什么时候会有过这样的气息呢?其实冷安夏不知道的是,沙修淮从小就喜欢那个温柔善良的姑姑,可是后来姑姑因为那队狗男女而陷入了永恒的沉睡。因此,现在见到了那对狗男女的女儿,自然没有什么好感。

琉璃小郡主没想到沙修淮会这样说,眼中出现一抹怒意。要知道在西国,虽然她的年龄还小,但已经成为许多年轻俊杰高攀的对象,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人敢不听她的话,可是现在这个少年,却让她感觉到了难堪。

在西国,她便是所有人最宠爱的宝贝,没有一个人敢对她说一个“不”字,然而他却……他越是这样,那么,她就越想要得到。

娘亲说过,男人都喜欢天真可爱的女孩子。

娘亲还说,如果天真可爱迷惑不了男人,那么就用抢的,只要自己喜欢的东西,就算抢,也要抢回去。

想到这里,夏琉璃平息了一下内心的怒气,露出一抹可爱的笑容,眨巴了下水晶般的眼眸,望着沙修淮,说道:“美丽的大哥哥,为什么不喜欢我们西国?我们西国很美的,丝毫不比你们东国差,而且,我们西国的女子不喜欢抢别人的夫君啊?他们都是情投意合而已,况且,大哥哥,你又不是别人的夫君,为何不愿意答应琉璃?”

沙修淮不再理会夏琉璃,反而转过视线,柔和的注视着冷安夏,性感的嘴角勾起,说道:“表妹,为何有一只苍蝇总是在这叽叽喳喳的不停?还是我们表妹好,安静不舌燥,表妹,你果然就是表哥心中的女神,不对,应该是全世界许多完美男子心目中的女神,而那些如同苍蝇又不知廉耻的女人,是全天下男子厌恶的,表妹,你说是吗?”

冷安夏有些无语,这沙修淮居然也会骂人?而且他说的话,估计是个女生都受不了吧!实在太狠了点。虽然她心里如此想,但是口中依然说道:“真的吗?表哥,那以后,表哥的女神只能有夏儿哦。”

说完,冷安夏在心里呕吐了一下,这句话可真恶心,但是能打击到那一对狗男女的女儿,为这幅身体的母亲出一口气,那就是值得的。

只是,冷安夏的这一番话落下,沙修淮的心“怦动怦动”跳了几下,妖孽的脸庞上浮起一丝诡异的红,望向冷安夏的眼神越发的柔和,似乎能从里面挤出水来。而他们,只自顾自的说话,故意的忽略掉了一旁脸色铁青的夏琉璃。

“哼,大胆,本郡主的人,岂是你可以窥视的?”夏琉璃终于受不了了,冷哼出声,随后张开手掌,手上冒出一小团发出“嘶嘶”的声音的紫色光团,她水晶般的眼中闪过一道阴霾,近在咫尺的朝冷安夏抛去了雷电光团。

“雷元素,是雷元素修真者……”沙修淮的眼中出现一抹诧异,然后脸色暗沉了下来,抽出了腰间的宝剑,朝那抹雷电光团砍去,“嘶”,宝剑砍中了雷电光团,电力全都流了出来,消散在了空气当中。

沙修淮收回了宝剑,冰冷的目光望着夏琉璃。

还没有人能够在他沙修淮的面前,伤害他要保护的人,纵然她是西国小郡主又如何?他沙修淮,还从未怕过任何人。

“你……”夏琉璃愤恨的望了眼沙修淮,然后望向沙修淮身后的冷安夏,嘲讽的说道,“夏浅沫,有种的,你就别躲在男人的身后,有本事,我们单打独斗。”

冷安夏毫不介意的打了个哈欠,鄙夷的注视着夏琉璃:“我为何不能躲在我的男人身后?他是我的男人,保护我是应该的,到是你,一个西国郡主,跑到我们东国来刺杀东国的重臣之女,你到底有何居心?难道想图谋不轨,想要引起东国与西国的战争吗?”说完,冷安夏哀叹了声,摇了摇脑袋,似乎很失望,“原来西国小郡主是怀着这个心思来的,唉!亏我们还把你们当上宾款待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