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小风也被她的举动给吓住了,这果然不愧是恶魔,走过之地寸土不生,简直比强盗打劫了还要恐怖……

只有慕容月,依然处在自己的世界中,呆滞的行走,没有发现身旁的异样。就算发现了,估计,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这个女子。

前方的路消失了,冷安夏停下了脚步,抬起脑袋,手指抚着下颌,瞥了一眼挡在前面的高高的门:“雪儿,这要怎么办?”

雪儿愣了愣,摇了摇脑袋,说道:“雪儿不知道。”

当初她没有跟随在主人身边,不知道这门用了什么阵法什么材料制成,因此也不知道怎样才能打开,不过感觉到里面的气息,她肯定,白虎大哥就在门当中。

“主人,用血,用你的血画五星阵,在里面输入金,水,火,风,雷五个元素,就可以打开这扇门了。”就在冷安夏思考间,灵魂中传来剑灵的声音。

因为剑灵和冷安夏也是契约关系,所以她也可以进入冷安夏的身体。

只是,去的不是宠物空间,而是寄宿在丹田。

冷安夏微愣,点了点脑袋,手中汇聚出一道风刃,绿光一闪,划破了她的手指。这绿光,让慕容月瞬间回神,见到冷安夏受伤了,似乎想也不想就抢过她的手指,放入口中吮吸,直到五秒之后,他才感觉到有些不正常。

抬头,看到小风和雪儿都惊讶的看着自己,他才想到自己在做什么,急忙松开了冷安夏的手,后退了几步,脸上一片羞涩。

冷安夏呆呆的站在原地,嘴巴张成“o”形,眼皮一眨不眨的看着慕容月。

“那个,那个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看你受伤了……”

慕容月的脸颊一片红润,而他这样的一面,比平常冰冷若霜的模样可爱多了。

雪儿捂着嘴娇笑起来,她可是很少看到主人呆滞的模样呢,这个人类,真的很大胆,竟敢非礼主人,万年前敢非礼主人的人,都被主人收拾了……

“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刚才……”

他刚才只是忽然之间看到她似乎被什么划伤了,而脑子支配了行动,做出了如此惹人误会的事情。那时,他却忘记了,很少有人能够伤害的了她。

冷安夏嘴角抽搐了下,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她的血,就这么浪费了。

“我知道你是故意的,我不会怪你,刚才的事就当没有发生吧!”冷安夏挥了挥手,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

小风眨巴了下眼睛,震惊的凝视着冷安夏,他以为,这个女人,一定会凶性大发,把主人扁一顿呢,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好说话,这还是刚才那群殴他属下的恶魔吗?会不会被换了一个人了?

好吧!小风到现在还没发现,冷安夏针对他,是他得罪在先。

而冷安夏的话,让慕容月松了口气的同时,心里却有些失落,蓦然,他抬起脑袋,表情又恢复了最初的冰冷,就貌似刚才那害羞的少年不是他一般。

冷安夏再次用风刃划破了手指,指头上溢出红色血迹,她伸出手指,在门上绘制出了五星阵图案,在依次把金,水,火,风,雷五个元素能力输入阵法中,一切完毕之后,阵法发出强烈的金光。

金光渐渐的转为了蓝光,红光,绿光,紫光,再紫光转换完毕之后,“哐当”一声,偌大的石门升了上去,露出门口的另一片光景。

房子呈现一片白色,四周全是白,宛若天堂,神圣美丽的使人向往。

房子的中央,男子盘膝而坐,他容貌俊朗,青丝飘逸,皮肤呈健康的小麦肤色,微微闪烁着光泽,性感的唇瓣微抿,就算是闭着双眸,都无法忽视掉男子所有的那种霸气。

不由来的,冷安夏被男子给吸引住了,看着男子,心微微有些疼痛。脑子中,有一些模糊不清的记忆涌出,可是,那记忆太过模糊,以至于她一个片段都看不清楚。

然而,望着男子,她就能感觉得到,他一定是她的同伴。

或许是能力的增长,她对雪儿,剑灵,冥修,白发夏炎,青龙都感觉很熟悉,现在面对白虎,也是这样,可无论她怎么思索,都没办法知道那些记忆到底是什么。

只是一些模糊的感觉罢了。

“主人……”雪儿走到冷安夏的身旁,把她的意识唤了回来。

冷安夏点了点脑袋,把手指点到白虎的额上,契约光芒闪现,包围住了两人,与此同时,两只天使从身体中飞了出来,他们解除封印第二层,突破为超神宠二级中期,而两只天使的晋升,让小风吓得屁股尿流。

难怪恶魔说不屑自己,她有这么强力的宠物,自己在她眼里,果然是个屁……

原本,盘膝而坐的男子,睁开了眼眸,一声呼啸声传出,响彻天地,相邻的西国,因为白虎啸而颤抖了一下,所有人都躲在家中不敢出门。

万天,蔚然,洛远,绿婉儿刚走出乌日山就听到了虎啸,他们的脚步一顿,回头,望向了远处的山脉……

“主人,你总算来了,你知道我等了你多久了吗?你这个笨蛋,当时很危险你知道不?为什么要那么傻?你出事了,你让我们大家怎么办?”

冷安夏刚回神,便听到了白虎劈头盖脸的痛吗,她的嘴角忍不住的抽搐了下,到底是她是主,还是他为主?哪有宠物这样骂主人的?

“呵呵,主人,白虎大哥就这脾气,你万年前,就一直忍耐他的……”

冷安夏彻底无语了,自己这主人当的还真是窝囊……

而西国的皇宫内,身着龙袍的男子坐在龙椅上,满脸怒气,手一挥,桌上众多的奏折都被丢到了地上,他揉了揉太阳穴,眉心紧缩:“废物,都是一群废物,还没有找到小王子的消息吗?嗯?”

底下,一群侍卫瑟瑟发抖的跪倒在地,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

“陛下,先不要生气。”

旁边,一位娇柔美丽的女子轻轻的抚着他的背脊,却在垂眸之际,眼里闪过一道阴暗,抬头时,脸上又带了动人的微笑:“我们已让夏驸马带人去找,相信很快会找到,不过,陛下,那终究还是您的孩子,若是可以,请陛下饶他一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