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当初,青龙祈求自己让张少儒留下,既然他那么善良,相信也很乐意保护张少儒吧!

“没错,就是她了。”就在此刻,两个侍卫走到了冷安夏他们的面前,摊开手中的纸,扫视了一眼,再和冷安夏对了一下,收回了画纸,“这位小姐,我们驸马爷让我们看到小姐就请小姐过【】去,还请和我们走一趟。”

驸马爷?她名义上的父亲吗?目光中寒芒一闪,有些账,是否该算一下了?

“好,那就劳烦带路了。”

就算他不邀请,她也会去驸马府会会他,这样抛弃妻子的男人,不配做男人。

用灵魂传音通知了下青龙,告诉她自己这一段时间可能不回去了,让他照顾好张少儒,再锻炼张少儒的能力,因为她希望,西国将由张少儒来统治。

不过,若是青龙让锻炼的话,也许张少儒无法成为一个杰出的皇帝。

思索了一下,冷安夏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转头,望向了秋:“你回去一趟,帮助青龙的忙,我希望,能得到我想要的效果。”

秋微微一愣,点了点脑袋,他欠了她很多,不管她要他做什么,他都会同意的。

“女人,我不在的这一段时间,你不许拈花惹草。”秋满脸含笑的注视着冷安夏,但那笑容中,却有着不明的意味。

这女人背后的队伍已经够大了,他不希望再增加了,所以,这女人,如果再拈花惹草,别怪他先吃光抹尽再说。

“不用你说,主人是由我来看着的。”白虎冷哼了一声,就把冷安夏拉离了秋,他虽然大度,早已做好了和兄弟们共妻的准备,但没大度到,让全世界的男人都围绕自己的爱人,那些人,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秋没有生气,最后充满眷恋的看了一眼冷安夏,转身离去。

西国的驸马府,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华丽壮观,最近驸马府中,人来人往,或许是因为夏琉璃是西国第一天才,所以客源是从来都不断的。

“小姐,已经到了,我要报驸马爷,你们先在这里等着。”

闻言,白虎的脸上产生一阵愠怒,他的主人,尊贵无比,怎么能让她在这里等待人间一个小小的驸马呢?他不问世万年,人类什么时候这么自大了?

别说主人,就算他这个西国守护神兽,一向也只有别人等他的份,他愿意等待的,只有主人,所以,这个侍卫的话,让白虎很是不满。

“哼,卑贱的人,凭什么要主人等他?主人,让我把这小小的府邸给毁了吧!”

冷安夏无奈的摇了摇脑袋,这白虎,性格还真是火爆,动不动的就要打斗。不过,她确实也很生气,让她等他,抱歉,他没有这个资格。

“你……”

侍卫的一张脸气的铁青,想他是驸马府的侍卫,谁不讨好他?而这些连真元气都没有的废物,竟然敢这么小看他们驸马府,能让他不生气吗?

由于冷安夏和白虎的力量都不在凡界范围之内,所以,侍卫无法感觉,只有力量如万天他们那般的人,稍微能够察觉到不寻常,只要察觉到一点,就明白他们都不好惹。

可惜,两个侍卫力量都过低,因此,没能发现里面隐藏的危险。

更主要的是,夏驸马只让他们去迎接一个女子,并没有告知是谁,他们又如何得知,站在面前的,是那连大陆许多势力要讨好的药神?

“白虎,看来人家并不是很欢迎我们呢。”冷安夏嘴角挂着一抹冷笑,眼里有着深深的不屑,那个抛弃自己的父亲,有什么资格让她等待呢?

“喊我白。”白虎郑重的说道。

“小白?”冷安夏挑了下眉,湛蓝色的眼眸中堆满了笑意。

“是白,我不是小宠物。”白虎撅嘴,再一次的否定。

“小白……”冷安夏摸了摸鼻头,她喜欢这个称呼。

白虎沮丧的垂下了脑袋,用力的克制住心里的怒气,轻叹了口气,抬头之际,脸上已经挂满微笑:“好吧,随主人高兴,现在,我们是否该解决这里的事呢。”

目光,扫视了一眼那两个侍卫,被他的视线所及,侍卫都忍不住的浑身颤抖,连拔剑的勇气都没有了,就好似被一块大石头压得喘不过气。

“主人,这些人交给我好了。”

身体里蓝光一闪,那束光芒到了地上,幻化为一位美丽温柔的女子,她的嘴角上扬,有些浅浅的微笑,瞥了一眼那两个连动都无法动的侍卫,慵懒的打了个哈欠:“主人,好久没有活动身骨了,欺负主人的,我会让他死一百次的。”

眸中杀意一闪,脸上的笑意却丝毫不减。

美丽的如水般的女子,她的一举一动都充满了诱惑力,然而,那一张柔软的唇瓣中,却吐出这样狠毒的话语,让人不经颤抖。

“圣……圣……”

被蓝月给刺激到了,侍卫们都口齿不清,眼神惊恐的指着蓝月,吞了口唾沫,把一个拥有圣宠的人当成废物,他们还不如死了算了。

“月儿,这些东西不要你出手,我来解决就行了,不然脏了月儿的手。”

再次出现一道光束,这次降临的,是一位有着金色短发的男子,铂金色的眸子痴情的注视着最先出现的温柔女子,但是,再把目光放到那两个侍卫身上时,凶芒毕露,冷哼了一声,挥了挥手,底下出现一道水柱,把他们给送到了天空。

再收回水柱,两个侍卫从天空中狠狠的摔了下来,口中吐了口鲜血,就晕了过去,这一次,连惊恐的机会都没有了。

蓝月笑着看向欧若,她的目光,早已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

经过在凶恶之地的那一次**,她已经原谅了他,可是……

作为不不的主人,冷安夏能够感受到不不的心情。然,感情的事情不能强求,只得顺其自然,希望时间,能够让他恢复心里的创伤吧!

“什么人,敢在我们夏驸马府放肆,好大的胆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