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好,现在拍卖开始,紫珊瑚种子的底价为一百万,现在开始。”青衣男子的话刚落下,人群里开始沸腾了。

“一百一十万。”

“两百万。”

“两百五十万。”

“三百万。”

竞价声不停的响起,邱心姚推了推在那看戏的人儿,小声的说道:“表姐,这紫珊瑚种子应该很珍贵吧!你为什么不拍呢。”

冷安夏淡淡的饮了一口茶,不急不躁的开口:“表妹,我们今日拍了很多的药材了,至于这紫珊瑚种子,我们就不要费钱,到时候直接抢不就行了?”

“啊?”邱心姚不经目瞪口呆,似乎从不知道自己的表姐竟然有这样的想法,“可是表姐,抢劫不好吧?”

听到她的话,冷安夏叹了口气,说道:“姚儿不明白吗?这大陆便是弱肉强食的地方,被人打劫,只能怪他们修为不够,怪不得别人。”

其实,一开始冷安夏是打算拍卖下紫珊瑚种子的,不过她感觉到对自己放出杀机的那个人,貌似对这紫珊瑚种子势在必得,那么她就当一次坏人吧!省的让费那么多的钱,谁让这人对自己有杀意呢?她冷安夏可不是什么好人,有人招惹了自己,那么,她必定十倍的偿还。

“三千万。”

所有人都倒吸了口凉气,这紫珊瑚种子固然珍贵,可是三千万的价格,还是不太合算,真不知道是哪个傻瓜出这么高的价钱拍卖。所有人势力齐刷刷的望了过去,只见那喊价的是一个老者,他的旁边坐着一位白衣女子,当那些人望见老者与白衣女子衣服上的标志时,不由得释然了。

原来是秋心派的人,也只有那些超级势力才能出得起如此高的价钱。一瞬间,所有人都退了下来,大厅内,忽然间肃静的连针漏到都可以听的清清楚楚。

“好,这位老先生出价三千万,还有没有更高的?三千万一次,三千万两次,三千万三次……既然没有了,那么这紫珊瑚种子就归这位老先生了。”

正午,太阳高挂,金色的光芒铺盖在大地的每一个角落。山区上,老者面无表情,一双细长的眼眸中透露着精明。他的身旁,白衣女子愤然的踢着脚下的石子,双手紧紧的握住剑柄,望向老者,似有不解的问道:“大长老,这次难道我们真的要放过那木头人吗?她杀了我们秋心派的人,为何大长老你要拦着我取他性命。”

老者一只手立于身后,另一只手抚摸着白花花的胡须,良久,叹息了口气,摇晃了下脑袋:“你不明白吗?现在绝不是报仇的好时机,那丫头身旁的少年,老夫尽然看不透实力,而且他身上,没有人的气息,应该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别说他了,就连夏家那丫头都是不简单的,虽然她看起来并没有修真,可是,她总给人一种很危险的感觉。”

能给他危险之感的,实力都会在他之上,难道,夏家那丫头的修为竟然超过了自己了么?这怎么可能,还是说,她身上有着什么东西?这件事情,得回去好好商议一番,这个丫头,绝不能留,否则后患无穷。

听到老者的话,秋蓝的眼中闪过一道鄙夷:“大长老,你这是怎么了?这可不符合强者的规范,就算那少年能力再强,以大长老的能力,难道还会打不过他不成?至于另两个嘛!一个不过是灵虚中期,另一个连一点修为都没有,大长老,你可别告诉我,你被一个灵虚中期的小辈吓破了胆。”

“你……”老者被她挑衅的话激怒了,脸色一沉,刚想说话,耳边传来一阵“唰唰唰”的声音,他心神一敛,提气吼道:“不知是哪位跟在老夫身后,可否现身一见?”

话落,天空上传来“哈哈哈”的大笑声,紧接着,一缕白衣飘了下来,宛如飘然出尘的仙子,降到了老者的面前。风轻轻的拂动起女子蒙脸的面纱,露出一张小巧可人的唇瓣:“既然来了,就把你手上的东西放下吧!”

她的声音冰冷,不带一丝感情,在这烈日的天空下回传。

老者微微一怔,眼眸眯起,细细的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女子,但是,在看透女子的修为之时,心中一怔,似乎是不敢置信的呢喃着:“怎么可能?竟然是大乘,大乘强者……”

天罗大陆上,大乘强者屈指可数,就算是极富盛名的四大宗派,也拿不出一位大乘的强者,而现在,有一位大乘强者在他面前,他如何能不惊恐,如何能不惊慌?而老者旁边的秋蓝,早已呆在原地,无法动弹,扩大的瞳孔,可以说明她内心此刻的害怕。

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冷安夏,而她把自己的修为放到了大乘,就是来个威吓作用,谁让他们竟然是秋心派的,这样也正好,敌人一点一点折磨才痛快嘛!一下子把他们杀了,多无趣。

“这位……前辈,不知前辈降临,有何指教?”大长老摸了下额上的虚汗,两只小腿不停的打着颤,心里的恐惧急速的上升着。他暗暗的祈祷这位大乘的强者不是秋心派的仇人,否则他们可就没命逃了。

冷安夏“呵呵”一笑,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在面罩下的嘴角勾起,扬起了一道冰冷的弧度:“干什么?刚才说过了,我是来打劫的,你们没有听清么?把身上的东西全都交出来吧!”

大长老刚才是听到了她的话,但以为她是来闹着玩的,毕竟一个大乘的强者,她什么没有?就算没有,也有人巴巴的送上去,怎么可能要沦落到抢劫的地步呢?不过现在她再次说起,大长老明白她一定是看中了自己身上的什么东西,不过要物总比要命的好,于是肉疼的把身上的储物带解了下来,恭敬的递到了冷安夏的面前:“前辈,这些东西,就当小辈送给您的了,还请前辈笑纳。”

“笑纳,当然笑纳。”冷安夏毫不客气的接了过来,把它送到了金色之镯中,那大长老看到冷安夏的身上并没有带储物袋,但东西却凭空消失了,心里更加震惊。冷安夏也不理会他,眸子瞥向了旁边的秋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