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冷安夏急忙收起玉剑,一道白光闪过,玉剑再次变成玉石戒指安安静静的带着食指上。

“表妹,表妹。”门被“咚”的一声踢了开来,还没看清来人是谁,就只见一道红色的光芒“哗”的飞到了冷安夏的床旁,略带紧张的问道,“表妹你没事吧!”

冷安夏抬起脑袋,眼里闪过一丝惊艳,没错,确实是惊艳,因为站在她面前的红袍少年真的是太美了,肌肤如玉,眉如柳叶,一张勾魂桃花眼,鼻梁翘挺,五官精致,两片唇瓣比樱花还要美丽,用一次词语来形容他,就是“妖孽”,甚至连女生都会嫉妒他的美貌。

许多关于妖孽少年的片段强行进入冷安夏的脑子里。可以说从小到大,除了昏迷的妈妈,丞相爷爷,亲哥哥之外,就属于这个表哥对夏浅沫最好了。他从来没有嫌弃过如同木偶般的夏浅沫,反而保护至深。每次有人欺负夏浅沫的时候,妖孽表哥总会出现保护她。

“表妹,对不起,表哥没能保护好表妹,我刚回家,就听到你被秋芙蓉害了,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若是早知会发生这样的事,我就不回万山派了。”妖孽少年沙修淮一脸抱歉的望着冷安夏,从他的眼眸中,冷安夏看到了后悔和害怕。

一丝探听意识进入了沙修淮的内心,听到心里的想法与口中的一样,微微的叹了口气。沙修淮是真心关心妹妹的,而她,十几年都只喜欢用探听神识去探听别人的想法。

“表哥,我没事的。”冷安夏莞尔一笑,蓝眸散发出动人的光彩。

沙修淮一时之间望呆了,良久,才反应过来,尴尬的干咳了两声:“咳咳,表妹,你,你会笑了?哈哈,表妹终于会笑了,我以前一直担心表妹呢,看来现在不需要担心了,表妹,那个四王爷子也没什么的,表哥相信,以表妹的能力,一定可以找到一个比四王爷优秀千倍百倍的。”

也许对于别人来说,四王爷很优秀,作为玄宗老人的弟子,小小年纪修行已经突破灵虚中期,可谓是少年天才,原本有望继承太子之位,不过他好娱乐,不喜面对国家大事,于是太子之位落在了同样天才的二王子邱离天身上。

这些是对外界而言,在冷安夏看来,四王爷渣的要命。不就是灵虚中期嘛,神气什么呀!而她已经到了飞升后期了,只是不知道为何来到了天罗大陆。她夏明白所有发生的事都有理由,既然“金色之镯”把自己弄来了这里,肯定有什么事需要自己完成,也许是成神之前的考验吧!电视上不都是这么演的吗?

“表哥,我想去捕捉一只宠物。”冷安夏眨巴着水灵灵的蓝色眼眸,天真的凝望着沙修淮。

现在她还不想过早的暴露实力,所以抓只战斗的宠物驯养是最好的决定。

天罗大陆中,最早出现的神兽便是四灵神兽与神兽将领,他们是创世神的五大护法,可是在万年前就消失了,他们消失之后,就很难在孕育出神兽。冷安夏猜想,他们或许已遭遇不测,而她的心愿,便是重新培养起四大神兽与神兽将领,让它们再次守护天罗大陆。

沙修淮想了一会儿,沉重的说道:“表妹,宠物森林太危险了,你没有修为去那里会丧命的,前一个星期师尊给了带回来一颗宠物蛋,明天我把它拿来送你。”

冷安夏默默的点了点脑袋,宠物蛋比野生宠物要好的多,因为它是从一开始培养的,冷安夏有足够的信心可以把它培养成神兽。

就在这时,老丞相“哈哈”大笑着从门外走了进来,看到沙修淮,顿了一下,接着又笑道:“宝贝儿,今日爷爷得了个好武器,走,你伤好了,我们去皇宫给你皇上姨夫和皇后姨妈请安,顺便对那几个老家伙炫耀一下。”

“好啊,爷爷。”

夏浅沫在床上躺了半个月,冷安夏在床上也有一个星期了,若是再不起来活动一下,大概手脚都会变得不再灵活。况且冷安夏也想去看看传说中的皇上皇后是什么样。

在冷安夏的记忆中,夏浅沫很少去皇宫的,与皇上皇后也不是很熟悉,到是母亲与皇后关系很好,哥哥表哥也深得皇上的重视。

大街上,一辆马车疾驰而行,冷安夏慵懒的倚着靠椅,很没有形象的打了个哈欠,然后撩开车帘,一双如水的眼眸好奇的打量着街道上的景色。

只见路边的小贩不停的吆喝着,酒馆茶肆里面传出阵阵欢声笑语,各式各样的男男女女穿梭在人物中,偶尔有野鹤从空中飞过……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和平美好,可是,真的有如表面的美好吗?冷安夏放下帘子,无奈的叹了口气,天罗大陆中强者为上,并不像中国皇权无敌,在这里,杀人是被允许的,只要你有足够的能力,你想做什么都没有关系。这,就是生活在这里的恐惧。因为夏浅沫没有修真,所以才轻易的被干掉了。

现在,她冷安夏既然成为了夏浅沫,就要用夏浅沫的身份活出自己的色彩,并且保护那些关心她的人。

“宝贝儿,别怕,你皇后姨妈人很好的,皇上姨夫也会很好的。”老丞相以为她害怕,开口劝慰道。

曾经的夏浅沫不喜皇宫,也不爱开口说话,因此老丞相也就随了她了,并不逼迫她去皇宫。现在自己的宝贝孙女病好了,自然而然的要带去皇宫给那些经常嘲笑她的人看看。

“爷爷,你不用担心,我不会害怕的。”冷安夏的眼睛闪过一道寒光,从夏浅沫的记忆中她可以看见一些人是怎么嘲讽夏浅沫又挖苦爷爷的。既然代替夏浅沫重生,那她就是夏家的人,谁敢欺负夏家,她就不会放过谁?喜欢讥讽爷爷是吧!那今日,就让那些人狠狠的羡慕爷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