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一般圣宠以下晋级都很一般,可要跨越最后一道栏杆进入圣宠可是难之又难,在黄阶到橙阶圣宠,并不是一个等级的跨越,而是一个质的改变。因此,这世上圣宠少之又少,尤其是无主的宠物,晋级更加的难,所以小银才在黄阶中级徘徊了近百年。

小银有些不满这些人眼中的贪欲,嘟着小嘴,手紧紧的拽着冷安夏的衣服,委屈的道:“主人,人家讨厌那些人,看到他们就不爽,哼,他们是什么人呐,我已经有了主人,这世上谁能比的上亲亲主人呢?”

暗在宠物空间听到了小银的话,忍不住把他骂了几百遍,一天到晚只知道装乖巧,扮可【】爱的臭狼,一点男子汉气概都没有,真不知道主人为何收这个伪娘为宠物,还妄想抢夺主人的宠爱。

哼,主人是他暗的,永远都是。若不是怕主人生气,他早出去和那只死狼决斗了。

“表姐,如果有人发现小银……我们该怎么办?”邱心姚有些担忧的说道,她虽然知道表姐很厉害,可是这里,高手实在太多了。

顿了一下,冷安夏说道:“小银,马上回去后,你进宠物空间巩固一下升级后的能量吧!”虽然她不怕他们,但是,她怕麻烦,麻烦少一些,总是好的,况且,小银的样子也太招人了,万一被人认出来该如何是好?

小银最讨厌去宠物空间,可他知道,自己会给主人添麻烦,于是,只得点点脑袋,轻轻的“哦”了一声。

夏炎眨巴了下眼眸,凑到冷安夏的面前,目光坚定的凝望着她:“安夏姐姐,不管发生什么事,炎炎都会保护姐姐哦。”

“你?哼,你什么都不会怎么保护小夏。”莫紫翻了个白眼,说道,“小夏应该有我来保护才对。”然后转过脑袋望向冷安夏,“小夏,你的修为是多少?”他清楚的记得,她秒杀了两个履霜低期的人,有着等能力的,修为一定超过了那两个长老,十七岁的高手,实在太变态了吧?

冷安夏眼眸流转,微微一笑,手指抚摸着手腕上的金色之镯:“如你们所见,我只有灵虚低期,我能秒杀他们,只是用了秘术摆了。”

“原来如此。”莫紫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若她真的以十七岁之龄秒杀了两位履霜低期的高手,那岂不是打击人嘛!还好还好,只是秘术,并不是她真实的实力,若是秘术的话,应该要休养一段时间才能重新使用吧!

其实,莫紫忘记了,如果冷安夏的修为真的那么低,那么她又是如何收服拥有圣阶低期修为的狼王小银呢?

除了莫紫之外,所有的人都不相信冷安夏真的只有灵虚低期。冷安夏的能力邱心姚是见到过的,她明白表姐不想把自己的事情告诉他人,所以她也没有拆穿她的谎言。狼王就更简单了,作为契约宠的他,比任何人都要了解自己的主人。至于夏炎,纯粹的是一种直觉。就如第一次相见,她的身上,有一种味道,让自己忍不住的想要靠近……

“我们先回去吧!有些事需要好好的商量。”冷安夏说完,就转身打算离去,但是,这世上总是有那么些不长眼的人,就在他们刚转身的那瞬间,背后一声骄横的声音响起,“你,就是说你,给本小姐站在。”

烈日当空,风轻轻的掠过,一片树叶缓缓的落了下来,落在了温暖的大地上。金色的小颗粒布满在空气当中,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原本灰蒙蒙的土地,被光芒覆盖住了,就像铺上了一层薄薄的金沙,美丽的,那么不真实。

幕的,冷安夏停下了脚步,缓慢的转过身子,手指指着自己的鼻子,似乎是不敢确定的问了一句:“你,是在说我吗?”眨巴了下眼眸,水灵灵的眼中射发出天真的光芒,“这位姐姐,你没叫错吧?可是我不认识你啊?”她自认为改变了面貌,应该没人认得出自己才对,那么这秋风派的母狗,叫住她又欲以何?

冷安夏的对面,一个女子趾高气昂的扬着脑袋,鼻子里冷哼了一声,势利的眼瞳中闪现出一抹不屑,只见她双手叉腰,俨然一副泼妇的模样:“没错,我叫的就是你,你这个小偷,竟敢偷本小姐的镯子,你说你该当何罪。”说完,那女子垂涎的注视着冷安夏手中的镯子,“咕噜”的吞了口唾沫,真恨不得把那镯子立马的抢了过来。

此女子正是秋风派的七师姐上官祖儿,这次是跟着秋芙蓉等人一起出来的,她的家族是炼器家族,所以她一眼就知道冷安夏手上的镯子应该是修真高级装备,在她看来,像如此华丽,如此高品阶的物品,也只有她才能配的上,而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女人,又凭什么拥有?

无疑的,她内心的想法都被冷安夏给窥视了去了,听到上官祖儿把金色之镯规划为修真高级装备,她都快被气晕了?修真高级装备?那简直就是垃圾,她的金色之镯,可是极品神器,那些修真品阶的装备,又如何与它相比?这女人,想要她的金色之镯,也要看金色之镯是否愿意。

神器都有自己的意愿,更何况是认了主的神器,除非是冷安夏魂飞魄散,否则,无人可以得到。

不屑的瘪了瘪唇,眼里闪过一道亮光,随后那一双不谙世事的眼眸凝视着上官祖儿,天真可爱的角色被她演绎的如火纯清:“这位姐姐,你为什么要说金色之镯是你的呢?这可是我娘亲留给我的呢,怎么会成了你的呢?姐姐,你是不是搞错了?”

她那单纯的模样,让周围的人都觉得很不忍心,开始议论纷纷。

“我认识她,她是秋风派的女弟子,没想到秋风派的人竟然当起了强盗,还真是好作风,真不愧是有什么样的掌门人,就有什么样的弟子。”

“就是啊!秋风派的人只知道欺负弱小,那个姑娘年龄还如此之小,她们到下得了手,真是狠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