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表姐,就这样放过她了吗?”邱心姚有些忿忿不平,表姐可是自己的偶像,怎么能被人那样的说?欺负了表姐的,不死也要把她弄残。

“就是啊,安夏姐姐,那个女人好讨厌,炎炎讨厌他。”夏炎嘟着嘴唇,就连生气都是那么的可爱。

“小夏,她的目光好可怕,我也很讨厌她。”莫紫眨巴了下眼睛,往冷安夏身旁凑了一下,似乎真的被她的目光给吓到了。

“因为安承夜没有坏心,我就当给他面子,况且,你认为,就算我不废了她,她就能安稳了吗?现在天色已晚,她们不可能下山的,所以,要是遇到什么厉害的魔宠,他们还能全身而退吗?就算魔宠找不到他们,我们也可以引去呀。”话落,冷安夏的嘴角勾起一抹阴险的笑容。

其他三人都忍不住打了个颤,恐怖,实在太恐怖了,跟她做对的,就没有一个能有好运的。

魔宠山脉的山路崎岖不平,草丛中时时刻刻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偶尔有几只飞禽走兽路过,却碍于圣宠的威压而不敢靠近。东方,火红色的太阳渐渐升起,映照了半片天空,显得格外美丽风发。

山区上,一只银色的狼趴在地上,晨光落在他美丽的毛上,闪闪发亮。然而,原本是凶猛动物的狼,此刻眼眸中却有着幽幽的柔光,始终望着靠在她身上的女子。只见那少女慵懒的躺着,有着一种独特的美,睫毛弯弯,皮肤晶莹,巴掌大的小脸,樱花色的唇瓣,睁开蓝眸,里面有着如海水般美丽的光泽。

少女的身旁,一白一黑的小天使紧挨着银色狼王,打了个哈欠,翻了个身,闭着眼睛打着瞌睡。可爱的外表,让人经不住的想要摸一摸。

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的靠近,少女轻轻的揉着狼王柔顺的毛,淡淡的如同晨雾般的声音回响在这初晨,给人一种清新的感觉:“他们来了。”

话刚落下,一道白色的影子扑面而来,直接扑倒了少女的怀里,仰起脑袋,那是一张可爱的面容,此刻,正两眼带着点点泪光的注视着她,眼中有着止不住的担忧,正太少年的这幅样子,使少女心底最柔软被触碰了:“安夏姐姐……”

少年轻轻的呢喃着,在她掉入黑洞时,他感觉到心猛地破碎了,从出生以来,就从未感受到痛苦,现在因为她,他终于明白了痛。可是,在他见到小银和明都跳入黑洞时,他也想跳下去,但,黑洞却忽然关闭了。

他无能为力,无法陪伴在她的身边。他以为,这辈子再也无法见到她了。

幸好,她与雪狮王契约了。

幸好,雪狮王能够知道她很安全。

于是,他一直在等她,等了整整一夜,一夜未眠,太阳出升之时,终于等来了她的消息,只要她没事,便好。

“抱歉,让你们担心了。”短短的话,却能够感受到里面的愧疚。

没错,此人正是从冰宫出来的冷安夏一行人。她那时正在思考问题,忽然之间,被一股力量包围着了,等回过神来,就到了这里。不用想也知道罪魁祸首是哪个人了,只是,居然把她传的这么远。于是,他只好用灵魂传音,让雪狮王带领着邱心姚,夏炎,莫紫来这里找她。

“表姐。”邱心姚也冲到了冷安夏的怀中,与小狗狗小猫猫一般的蹭着。天知道,当表姐掉入黑洞时,她有多害怕了。

记得初次见到表姐的时候,她的脸上不带着任何的表情,连说话都是僵硬着的,就跟木头人一样。之后,许多年未见表姐,再次相见,她帮了自己一把,彻底拜托了废物的名头,从那时候开始,表姐,就是她除了母后之外最重要的人了。

所以,她不希望亲爱的表姐有任何的差错。

这旁,夏炎与邱心姚认完亲了,而莫紫,小狼瑞与雪狮王,彻底的呆了。

莫紫第一次见到冷安夏真实的模样,一下子连话都忘记了讲。

似乎感觉到莫紫的目光,冷安夏转过脑袋,眨巴了下眼眸,“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这一笑,可谓“万紫千红总是春”,连花儿都不及她的美丽。或许是在莫紫的眼中,看到的不是玉望,而是诧异与纯真,因此,她对莫紫的好感越来越强,已经规划为“自己人”一类了。

至于雪狮王与瑞,因为不是人,所以直接的被某无良女给忽视掉了。

“那个,你真的是小夏吗?”莫紫弱弱的问了一句,眼中依旧不变的是纯真。若有一天,冷安夏知道了某男的真面目,大概会大骂一句:这丫的演戏技术也太强了吧?可以得奥斯卡奖了,连她都被表面蒙骗住了。

冷安夏点点脑袋,嘴角依旧有着淡淡的微笑。这一趟异世之旅,真的改变了她太多了,也许,这样也不错。

雪狮王蹭了蹭冷安夏的腿,哀怨的注视着她,想要提醒她还有自己的存在。难道它就是个透明的吗?主人怎么就看不到自己。

“雪狮王是么?”冷安夏轻轻的抚摸着他如雪的毛,语气中带着一丝柔和,“欢迎加入我们的大家庭,你有名字么?”

“主人,我叫做不不。”雪狮王舔了舔她的手掌,用灵魂传音道。

冷安夏被他的名字给雷到了,不不?这是哪个丫的给它起的名字,不过,看雪狮王现在这小媳妇样,到挺适合可爱的名字的,既然如此,就不帮他改名字了。

“姚儿,炎炎,关于‘神圣’组织的事情,你们是知道的。”说道这里,冷安夏停顿了一下,随后望向莫紫,继续说道,“小紫,接下来的事,是一些机密,‘神圣’佣兵团是要创建‘神圣’组织的前奏,我想问你,你愿意加入‘神圣’组织吗?如果加入,会很危险,我以后要面对很强大的敌人,还有炎炎,姚儿,你们可以选择退出。”

这一刻,冷安夏的表情是前所未有的认真,让人不由自主的去相信,她说的每一句话。(未完待续)